弱勢兒童陪讀

弱勢兒童故事

首頁 > 弱勢兒童陪讀 > 弱勢兒童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8月份

我有「媽媽」了
2019.08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陳逸群
6月份《1919 救助月刊》封面故事[「媽媽」是什麼?]一文中的小雅( 化名),暑假過後就要升國三了。小雅從小由單親爸爸帶大,以前爸爸酗酒嚴重,常醉倒在朋友家。晚上陪讀班老師常要帶著小雅去找爸爸,不知道他醉倒在哪一家。
 
「媽媽」是什麼呀?
8 年前,小雅剛來到位於台東大武鄉大竹村的愛國蒲1919 陪讀班時,發育不良,個子特別小。身上因沒洗澡,常發出異味,頭上還有頭蝨。由於被同學排斥,小雅常躲在角落哭。
 
有一次,小雅看到同學小薰( 化名) 喊陪讀班孫老師「媽媽」,竟然問:「老師,為什麼她喊妳『媽媽』,『媽媽』是什麼呀?」原來,小雅真的沒聽過「媽媽」,她的小腦袋瓜裡完全沒有「媽媽」的概念!
 
心疼的孫老師彎下腰來捧著她的臉,柔聲說道:「因為她是我生的呀!」說完抱了抱她;「小雅也可以叫老師『媽媽』呀,因為老師也愛你哦!」聽完,小雅開心地笑了:「我有媽媽了!」
 
老師的第4 個女兒
孫老師將小雅視如己出,讓她感覺有人愛她、保護她。已有3 個女兒的孫老師說:「小雅有了媽媽,我也添了第4 個女兒。」在孫老師陪伴下,小雅的衛生習慣慢慢變好了,與班上同學打成一片。成績也大幅進步,甚至還擔任小老師,小6 畢業時更勇奪縣長獎。
 
升上國中後,小雅成績依然出色,且熱愛運動。個子不滿140 公分的她,不但是籃球校隊,也練習舉重。看到同學小妮( 化名) 勇奪全國舉重比賽45 公斤組第3 名,讓她心生羨慕,也想朝這目標邁進。
 
「媽媽,我未來想練舉重。」「小雅,未來選哪條路,要先評估妳自己的條件。小妮運動天分比妳高,但成績普通,舉重也許是她比較好的出路。但妳學業成績不錯,若能繼續升學,未來的選擇會更多哦!」
 
從未說過爸爸的不是
小雅的爸爸阿平( 化名) 是開怪手的司機,以前常酗酒,直到3 年多前,身體出了狀況,才不得不戒酒。「小雅升國中後,阿平都會送她來陪讀班。不像以前,我們得陪著她到處找爸爸,不知道他倒在哪裡。」
 
即使有這段荒唐的過去,但孫老師從未聽過小雅說爸爸的不是。「其他孩子可能會出口嘲弄,說自己爸爸是酒鬼!但這種話,我從沒聽她說過。小雅真的很愛爸爸。」
 
現在的阿平工作認真,會盡量滿足小雅的生活需求,是個有責任感的父親。「他怕女兒在陪讀班待太晚餓肚子,有時還會準備點心飲料給她呢!」小雅剛升國中時,阿平交了新女友。除了怕爸爸又喝酒,小雅也發現爸爸的愛被阿姨分走了。那陣子,她無論成績或情緒都很低落。
 
看到小雅表現失常,孫老師決定與阿平談談。「阿平,你知道小雅很愛你嗎?」「你現在注意力都在女友身上,你知道小雅很受傷嗎?」後來阿平與女友分手,小雅的狀況才慢慢回穩。
 
給孩子一支保護傘
孫老師的大女兒目前讀台東大學教育系,未來她希望女兒能留在台東,繼續為家鄉的孩子們盡一份力。「包括我在內,目前陪讀班有4 位老師,資歷都在10 年以上。我們都是媽媽,能教的有限,但我們會一直陪著孩子們。所期盼的,就是他們長大後能回來幫助自己的學弟學妹。」
 
10 多年前,陪讀班還沒成立時,愛國蒲部落許多沒有保護傘的孩子,國中畢業後便離家到大都市尋夢,但最後都迷失在花花世界中,鎩羽而歸。「這群孩子差不多都25~30 歲,許多或離婚或未婚生子,把小孩丟給爸媽後,就到外地工作了。」
 
看到部落許多孩子如同迷失的羔羊,愛國蒲長老教會的伊雅斯牧師因此設立了陪讀班,希望能從教育開始,影響部落的文化。10 年努力下來,心血總算沒有白費。現在愛國蒲人才輩出,孩子們無論在學業、外語、才藝與體育上,都發光發熱,屢屢獲獎。
 
但比起學歷或得獎,陪讀班更看重的是內在的品格。小雅對爸爸的愛與包容,在孫老師眼中就極為可貴。「一方面,我與牧師都不斷鼓勵阿平,希望他珍惜小雅,扮演好父親的角色。另一方面,我們也希望小雅能順利升學。但更重要的是,她能保持對爸爸的愛。無論以後她有多大的成就,始終能敬愛自己的父親。」孫老師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