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勢兒童陪讀

弱勢兒童故事

首頁 > 弱勢兒童陪讀 > 弱勢兒童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6月份

媽媽是什麼?
2019.06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愛國蒲部落位於台東大武鄉,居民以排灣族為主。入夜後部落異常寧靜,因為這裡沒有網咖與卡拉OK,甚至也聽不到狗叫。「我們這裡真的沒有狗!」愛國蒲1919 陪讀班主任,伊雅斯.蜀萊萊牧師笑著說。牧師頭髮黝黑茂密,配上粗框眼鏡,看起來就是個型男,時尚感十足。
 
叫我第一名
目前愛國蒲1919 陪讀班有國小生8 名,國中生6 名,都來自附近的大鳥國小愛國蒲分校。牧師表示,學校學務主任會介紹有需要的孩子前來。雖然陪讀班位置比較偏遠,但卻年年獲獎。
 
牧師一一數算:「有全國原住民繪畫特優、台東縣英文朗讀第一名、台東縣英文說故事比賽獎,連去年大鳥國小縣長獎也是我們班上孩子獲得。」104 年還有5 名孩子,保送進台東均一實驗高級中學國中部,學雜費全免。「誰說原住民女生只能當護士,男生只能當兵?只要好好教育,他們也能闖出一片天。」
 
有刺激有成長
由於擔任過社工,牧師特別會找資源。前年暑假,就曾帶所有師生去台北旅遊3 天,全部12萬的費用都是他募的。平時他也會引進各種師資與營會,讓孩子學作文、數理、英文、繪畫、音樂等。他的教育理念是:「有刺激才有成長」。從成果來看,的確「刺激」得很有果效。
 
然而,牧師與老師們也常被孩子「刺激」。去年暑假,牧師邀請台灣棋王王元均來陪讀班,竟意外地改變了自己的觀念。大竹(化名)不管何時何地都在放空,在老師眼中,他是個普通,甚至憨直的孩子。但與棋王對弈時,卻大大展露下棋的天分。棋王離開前,還指著他說:「這孩子是明日之星!」牧師發現,真的每個孩子是獨一無二的,不能用一個模子把他們全框住。
 
我也有媽媽了
唸國二的小雅(化名)小一時來陪讀班,從小爸媽離異,小雅跟開怪手的爸爸住一起。但爸爸酗酒嚴重,不是在喝酒,就是醉倒在路邊。小雅常摸黑,在村子裡到處找爸爸。剛到陪讀班時,她發育不良,個子特別小。身上因沒洗澡發出異味,頭上還有頭蝨。有的同學退避三舍,有的則出言取笑,小雅只能躲在角落。
 
牧師制止了同學的行為,請聆聆老師帶她去梳洗。身上少了味道,小雅有了點自信,與同學也慢慢熱絡了起來,其中還抱括聆聆老師的女兒小薰(化名)。
 
有一次小雅看著小薰喊聆聆「媽媽」,她問:「老師,為什麼她喊妳『媽媽』,『媽媽』是什麼?」原來,小雅的小腦袋裡沒有「媽媽」的概念。心疼的聆聆彎下腰來捧著她的臉,柔聲說道:「因為她是我生的呀!」說完抱了抱她;「小雅也可以叫老師『媽媽』,因為老師也愛你哦!」聽完,小雅開心地笑了:「我有媽媽了!」
 
每晚上演尋親記
陪讀班每天晚上8 點關門,小雅總是最晚走的,因常等不到爸爸來接,逼得老師們常要帶小雅上演「尋親記」。最後為了讓小雅生活更規律,晚上有個固定地方住,陪讀班找上她的姑姑,希望小雅能住到她家。
 
「欸,不好啦,我開店都忙到很晚,家裡又小,不適合讓孩子來。」開雜貨店的姑姑面有難色,搬出各種理由拒絕。原來小雅會偷東西!
 
有一次小雅失風,同學告到聆聆那裏。於是聆聆將小雅帶進房間,對她說:「小雅,老師愛妳,但偷東西是不對的。妳如果真的偷東西,跟我說,老師會買給妳,知道嗎?」小雅眼眶泛紅,點點頭:「是的,媽媽。」從此,小雅沒再偷過東西。
 
只要好好教育
原來姑姑以前就曾接她來家裡,但錢或商品常常不見,屢次勸導無效,只能讓她離開。還好,經過多次溝通,姑姑終於接納了小雅,還讓她幫忙顧店,儼然是個小管家。
 
小雅後來品學兼優,尤其數學特別好,成為班上的小老師。3 年前,還以縣長獎自大鳥國小畢業。若沒有陪讀班,小雅很可能輟學、在街上遊蕩,或因偷竊進感化院,在貧窮循環中虛度一生。
 
伊雅斯牧師的「刺激教育」,改變了小雅與許多愛國蒲部落孩子的生命。誠如他所說:「只要好好教育,我們的孩子也能闖出一片天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