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勢兒童陪讀

弱勢兒童故事

首頁 > 弱勢兒童陪讀 > 弱勢兒童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6月份

我想有個家
2019.06.01
文/張芷芸  圖/鬥士陳創意工作室
暗夜的火光,微弱盼望。如同你的靈,在我身上,在我心中湧流…盼望永不止息。」寂靜的午后,悠揚琴聲伴隨著清亮嗓音,從鐵皮屋中傳出,像是少女的獨白絮語…。突然,隔壁工廠傳來切割大理石的刺耳聲響,劃破天際,把人的思緒拉回現實中。
 
從小就被丟來丟去
花蓮吉安鄉東昌村是傳統的阿美族部落,村民們不是從事觀光服務業,就是在大理石廠工作。唸國三的小希( 化名) 和兩個弟弟,就靠阿嬤在大理石廠打工養活他們。5 年前,小希和弟弟們來到東昌1919 陪讀班,從此為他們打開一扇希望之窗。
 
小希的媽媽19 歲就生下她,後來又陸續生了兩個弟弟。因父母離異,小弟10 個月大時就和大弟被安排到寄養家庭。而小希則在爸媽和阿嬤間來來去去。
 
直至8 歲時,小希才和弟弟、爸爸住在一起。但或許是還年輕,又是一個大男人,小希的爸爸無法好好照顧他們,使得他們常有一頓沒一頓的,或根本找不到人。後來爸爸隻身到北部工作,便把三姊弟丟給阿嬤。
 
牧師就是孩子的媽
花蓮東昌1919 陪讀班的劉金妹牧師,就像孩子們的媽,用心陪伴每個孩子,每晚都會煮熱騰騰的晚餐,讓他們吃飽再回家。「每個孩子都是寶貝,雖然他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家,但陪讀班會陪伴他們,用生命影響生命,讓他們將來成為社會的祝福。」金妹牧師說。
 
因著1919 陪讀計畫補助陪讀班開設多元才藝課程,小希學會了渴慕已久的鋼琴。才藝老師莎莎說:「小希原本連識譜都有困難,但不到3 個月,就能彈奏出完整的曲子,很認真,很努力。」
 
學琴不但打開了小希原本抑鬱的心門,也讓她有了追求夢想的勇氣。不論心情好壞,她都會藉彈琴抒發,「她不是一個容易將情緒表現出來的孩子,總是笑臉迎人,不想讓別人覺得自己不OK,還好彈琴讓她有了發洩的出口。」
 
有時也會心生怨懟
6 歲後,小希就不曾再見過媽媽,爸爸則一年才回來一次。所以她對爸媽的記憶,只剩下爭吵!有時小希也會心生怨懟,「為何我要生在這個家?我好像是多餘的。」「有時,甚至會想是不是我的錯,讓爸媽常吵架,讓他們麻煩變多…。」小希淡定地說著,但神情難掩落寞。
 
「常看見同學們全家出去玩,但這些從來不曾出現在我們家。」從小即使看到想要的東西,小希也從不敢說出口。「小時候一直希望爸媽能和好,但他們總是在吵架,我真想逃走。」小希倒抽了一口氣,才又微笑地說:「但我終究還是沒有離家出走的勇氣!」
 
陪讀班是真正的家
小希在人前總掛著微笑,努力乖巧是大家對她的印象,但其實她是在壓抑。陪讀班羅彥樺老師和小希亦師亦友,情同姊妹。常安排精心時刻,約小希一起下午茶或談心。
 
「小希剛來時很沉默,因父母缺席,只能自己照顧自己,強逼自己加速長大。有時她太過堅強,我反而希望她能好好哭一場。許多孩子會一直複製上一代的模式和歷程,而陪讀班最重要的功能,就是幫他們建立自信,克服挑戰,破除一代傳一代的不幸。」彥樺老師說。
 
現在小希每天下課後,都會先在國小班當助教,陪伴比自己小的孩子,然後再回國中班唸書。陪讀班就像她另外一個家,甚至是真正的家,因為這裡有比爸媽更疼愛她的老師。
 
強迫自己堅強起來
小希的阿嬤今年60 歲,在大理石廠工作已有10 年。即使身體不適,阿嬤也總是硬撐著,就怕沒錢吃飯。去年,金妹牧師幫她們申請了1919 食物包,讓阿嬤寬心不少。但才沒多久,阿嬤就被確診為食道癌,「我胸口常不舒服,咳不停,直到咳血了才開始緊張。但因為要工作,沒時間去醫院檢查。後來喉嚨長腫瘤,切片檢查才知不妙。」
 
「住院時,都靠小希照顧我,我很怕哪天我真的不在了,他們怎麼辦?」說完淚水不禁奪眶而出。還好今年初中華海洋生技與救助協會合作,開始送「褐抑定」( 小分子褐藻糖膠) 給罹癌的個案,阿嬤才能補充點營養。
 
阿嬤的身體每況愈下,讓小希一直提心吊膽,「有時聽到有救護車的聲音,都會心跳加快,很怕是阿嬤病倒了。」金妹牧師說:「其實小希自己還是個孩子,但卻要姊代母職,強迫自己堅強起來。有時看到她無助到想哭,卻又哭不出來,真讓人心疼。」說著說著,金妹牧師自己都哭了。
 
想都不敢想的事
小希熱愛畫畫,國二時,她利用午休時間主動和美術老師練習。在努力勤練下,她花了3 個學期,用粉彩筆不斷堆疊和修改,完成了讓人驚豔的原民親子圖。畫中穿著豔麗傳統服飾的慈母揹著眼神靈動的孩子,透露出她對母愛的渴望。
 
這幅畫得到今年全國國中美術比賽花蓮縣初賽西畫組第2 名,王智玄老師說:「小希非常乖巧,十分好學。原本不擅長數學,在不斷努力下,現在竟也成為強項之一。她的成績始終保持在前段,未來將以國立高中和大學為目標,這是她初入國中時,想都不敢想的事。」
 
一把希望的鑰匙
對於未來,小希認真地說:「我想打工分擔家計,讓阿嬤不要那麼辛苦。」但又有點耽心地說:「阿嬤希望我從軍,未來比較沒有經濟壓力,我也不想讓阿嬤耽心…,但我好想做自己想做的事,比如當歌手或會計…。」小希炯炯有神地說著。
 
「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,只要讓他們感受到真實的愛,他們的生命就可能被翻轉。我給了小希一把陪讀班教室的鑰匙,不管開不開心,只要她想彈琴,隨時都可以來彈。但更重要的是,我希望讓她知道,不管如何,我們都會在她身旁,而且一直都在。」
 
這不只是一把教室的鑰匙,讓小希能打開陪讀班的門,更是一把希望的鑰匙,為她打開生命的無限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