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勢兒童陪讀

弱勢兒童故事

首頁 > 弱勢兒童陪讀 > 弱勢兒童故事 > 201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12月份

對不起,原諒我
2018.12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屏東市大同區長安里原是眷村,曾有許多榮民在此成家立業,並娶附近部落的排灣族女子為妻。大同1919 服務中心的總幹事余衛民,從小在此生長。父親是湖南人,母親則是排灣族,流著一半原住民血液的他,五官黝黑立體,卻講著一口標準流利的國語。
 
走在村內蜿蜒曲折的巷道中,不時可見著原民服裝的阿嬤,而許多私宅的院子也種了紅藜或樹豆等原生農作物。衛民哥指出:「因為群聚效應,許多排灣族從部落遷來此地,現在村裡已快有一半人口是排灣族了!」
 
有人在意 有人陪伴
衛民曾學過機械、音樂、農業、兒童教育,及國際貿易。豐富的生活歷練,讓他把大同1919 陪讀班管理得頗有紀律,且多采多姿。而做生意的經驗,讓他擅長編預算,即使經費不多,還是辦成了第一屆夏令營。
 
大同1919 陪讀班自2011 年創立,目前有國中12 人、國小38 人,多數來自單親、外配,及隔代教養家庭。家長們大半以屠宰、建築工人為業。由於家長們普遍不重視親子教育,常以打罵方式管教兒女,而陪讀班的老師們則會先跟他們講道理,所以孩子們都喜歡來陪讀班,覺得有人在意他們,願意陪伴他們。
 
陪讀班門口的藍色鞋櫃,是每個孩子放學後,遵守常規的第一站。衛民說,孩子們要先放好鞋子,才能進教室。接下來便是寫作業、用餐、休息,及玩樂時間。長時間的教導,讓孩子們的生活都很有規律。衛民哥說:「現在我們老師也得注意了,鞋子沒擺好,可是會被孩子們糾正呢!」
 
愛流血 就捐血
國小一年級的小鈞( 化名),身材魁梧,活潑好動,跳起舞來十分吸睛,平時主要由爺爺奶奶照顧。他的好麻吉阿貴( 化名),也是一年級,身形瘦弱。阿貴的媽媽是大陸籍外配,不懂繁體中文。阿貴在學習上有閱讀障礙,考試題目看不懂,就用猜的。別看這對哥兒們常黏在一起,剛來陪讀班時常上演「流血事件」,衛民還不時得扮演兩人的和事佬。
 
「老師,老師,小鈞被阿貴從車上推下來,膝蓋流血了。」處理完孩子的傷口,衛民把兩人叫來面前:「阿貴,你沒事推他幹嘛?」「沒有啊。」「還說沒有?你覺得他媽媽會不會難過?你該怎麼做?」「小鈞,對不起,請原諒我。」衛民轉頭看著小鈞:「阿貴認錯了,你會原諒他嗎?」福泰的小鈞點點頭,轉眼間,兩人像沒事似地,又勾肩搭背地一起去玩了。
 
隔天下午,衛民正與妹妹討論工作,門外又進來一名孩子報信:「老師,老師,阿貴鼻子被小鈞用水壺打流血了!」差點沒昏倒的衛民,先止住阿貴的鼻血,照慣例,又把兩人叫來開庭。「我看你們這麼愛流血,明天帶你們去捐血好了。」哥倆聽完笑出聲來,讓緊張氣氛和緩不少。
 
經過「審案」,才知道小鈞氣不過被阿貴罵死胖子,才憤而出手。「老師說過,有人罵我們,該怎麼回應?」「請你不要這樣講我,我不喜歡。」經衛民曉以大義,兩人又重修舊好,此後雖偶有爭吵,但已不再流血。衛民哥指出,陪讀班希望用成熟的方式,給孩子機會教育。碰到衝突,要講道理而非用拳頭。他說:「我們期盼能培養孩子道歉的勇氣,因為這是現代人最缺乏的。」
 
改變孩子 翻轉社區
因為陪讀班在社區做出名聲,附近大同國小除了主動轉介學生,也委託衛民管理服務中心對面的大公園。以前學校委外管理公園,但工作人員素質不一,常看到人一邊打掃落葉,一邊亂丟菸蒂、吐檳榔渣,讓附近居民觀感很不好。但自陪讀班接手後,一票孩子把公園照顧得有模有樣。附近居民看到後,也深受感動,還有人主動來幫忙打掃呢。
 
現在,大公園不但是孩子們做完功課後的大體育場,也是服務中心與居民聯絡感情的「活動中心」。衛民表示,去年年底在公園舉辦跨年晚會,有詩歌演唱、烤肉、抽獎。「歡樂時光結束後,還得善後,當天一堆堆的垃圾都是孩子們與社區居民一起打掃的!」
 
陪讀班成了社區的領頭羊,改變孩子的生命,也帶動居民一同為社區生活品質努力。衛明指出,若沒有陪讀班,這些孩子極可能走上歧路,中途輟學,一生不斷在賭、毒、暴力與監獄中循環。他說:「我們經費有限,不然還想擴建教室,讓更多孩子來此學習,翻轉他們的生命呢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