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勢兒童陪讀

弱勢兒童故事

首頁 > 弱勢兒童陪讀 > 弱勢兒童故事 > 201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8月份

百福寶貝 好寶貝
2018.08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一走出基隆百福車站,映入眼簾的,就是紅白相間、高大雄偉的實踐橋橋塔。過橋後,是百福社區最熱鬧的百三街,各式餐館、大樓林立。百福1919 服務中心主任陳躍及傳道指出,住在街上大樓的,多為白領階級。但一拐進巷子,就全都是年久失修的老宅。牆壁剝落、滲水、地板傾斜的,比比皆是。他幽幽地說:「百福就是個典型M 型化的社區,貧富差距很大。」
 
由於三面被基隆河包圍,以前只要有強烈颱風,百福社區多半浸泡在氾濫河水中。雖然隨著員山子分洪道完工,已不再淹大水,但「家庭失能」的洪水,卻仍在社區中流竄,沖走下一代的希望。社區中經濟弱勢的家庭,以單親、隔代教養、重組家庭、外配,及原住民為主。不少家長有酗酒、毒癮、暴力、精神等問題,無法承擔教養責任,導致下一代下課後只能在街上遊蕩,安全堪慮。

百福鐵三角 截長補短
9 年前,百福1919 服務中心開辦了1919 陪讀班,為學童們建立一座「分洪道」,幫他們把盼望找回來。目前有國小生25 人,多數來自實踐橋旁的五堵國小。一共有三位老師,包括自小在百福長大,已服務8 年的珮瑩老師,以及文華與素真兩位。三名老師的個性與帶領方式各有不同,彼此截長補短,形成躍及傳道口中的「百福鐵三角」!
 
珮瑩老師表示,她曾被一位醉醺醺的父親,以言語性騷擾,氣得她一度想離開,鐵三角瀕臨瓦解。珮瑩說:「他一點也不在意孩子的學習狀況,也不在乎我們有多努力,滿腦子只有歪念頭。」幸好後來躍及傳道來了,才補足女老師不便進行的「家庭訪問」。
 
106 年11 月來到陪讀班的躍及傳道,身材雄偉,令人望而生畏。由於家長們的狀況五花八門,酗酒、吸毒、憂鬱症、精神分裂、暴力傾向等,什麼都有,因此陪讀班便由他主責家訪,而珮瑩等3 位老師則專心留在中心陪伴孩子。

寫慢了 雞腿就被吃光了
為了增進教學品質,躍及傳道將25 名學生分成3 組,3 位老師各負責一組,堪稱「小組化」的陪讀班。素真老師擅長做點心,她笑著表示,「1919 食物銀行的『好康報報』常寄來各式美味食材,包括雞、鴨、魚及牛奶等。孩子們得趕快寫完功課才能吃飯,要是寫慢了,雞腿就被吃光了。」
 
素真老師組內的小萍( 化名) 今年4 年級,1年級時來到陪讀班。小萍來自重組家庭,是媽媽與第二任男友的小孩。媽媽後來又與第三任男友生下一女一男,目前小萍、弟妹、媽媽、舅舅,5 人同住一處。素真指出,小萍剛來時,學業落後,人際關係也不好。患有緘默症的她,在班上存在感極低。「她常無聲無息地飄進教室,結束後又默默地飄走。有幾次我甚至以為她沒來呢。」素真說。
 
為了鼓勵她多與人互動,素真特別要求她:「老師希望妳進教室時,要跟所有老師打招呼;離開時,也要跟大家道別。」為了訓練她的勇氣,素真也不時讓小萍站在台上,帶著大家唱詩歌。現在,她只要一進教室就拉著素真,報告學校大小事,一點也不緘默了。去年,聖誕劇的演出,更讓小萍找到自信,現在笑口常開。
 
為了養大3 個孩子,小萍的媽媽常揹著一歲多的兒子到建築工地打工,非常辛苦。因此素真會讓小萍把讀大班的妹妹一起帶來陪讀班,就近照料。若陪讀班有多餘的餐點,也會讓她們帶回家。
 
排演15 次 台上的妳很漂亮
為了增加孩子們的自信,去年百福陪讀班特別爭取在五堵國小全校1 千名師生面前,演出由彩虹愛家協會設計的聖誕劇《最好的師傅》。躍及傳道苦笑:「別的陪讀班可能排演5 遍就能演出,但這群寶貝卻前後排了15 次,真的很不容易。」辛苦是有代價的,他們的演出贏得熱烈掌聲,五堵國小的校長還親自頒獎狀給他們。「這或許是許多孩子生命中的第一張獎狀吧!」
 
4 年級的小萱( 化名) 與小萍是好友,她是媽媽與第三任同居男友所生。小萱媽媽以賣檳榔為業,常用打罵的方式管教她。珮瑩老師指出,小萱以前寫作業都是敷衍了事。「碰到選擇題,就隨便猜。跟她說錯了,她就橡皮擦一擦,隨便再選一個。」珮瑩說。但自從表演後,學校導師稱讚她:「小萱,台上的妳很漂亮,老師沒想到妳的演技這麼棒。」從那天起,小萱面對作業,就不再用猜的了。珮瑩老師說:「上次為了寫完閱讀測驗,她一共花了5小時,變得好認真喔。」
 
其實在那場聖誕劇中,小萍的戲份極少,沒有台詞,只負責遞饅頭,而小萱則飾演一個小乞丐。躍及傳道指出:「兩人戲份不多,但卻從中得到療癒,因為好像就是在演她們自己。」透過演戲,孩子們重拾了自尊與自信。
 
「也許外在的環境險惡,也許他們的家庭依然功能不彰,但至少這些孩子們能在陪讀班中健康喜樂地度過他們的童年。」躍及傳道肯定地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