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勢兒童陪讀

弱勢兒童故事

首頁 > 弱勢兒童陪讀 > 弱勢兒童故事 > 201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6月份

溫心咖啡 讓愛飄香
2018.06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台東太麻里鄉的金崙村,以溫泉馳名。但自去年起,此處又多了一個私房景點─「溫心咖啡店」!咖啡店位於溫泉部落內,由溫泉1919服務中心經營,店內的咖啡師與服務生都是1919陪讀班的學生。在露天座位上,既能遠眺群山,又可一覽橫跨金崙溪的虹橋全貌,就像一個夢幻打卡聖地。
 
咖啡店創辦人,也是陪讀班主任的陳文龍牧師表示:「10年前,我就想在部落開咖啡廳,讓孩子長大後能留在家鄉工作。如今在各方好友幫忙下,終於圓夢了。」
 
鐵血班長  築夢天使

看到文龍牧師的第一眼,就不禁讓人想起軍教片的鐵血班長。黝黑的皮膚、銳利的眼神,沉默時的他,看起來很「殺」!師母高曉佩則有雙柔和圓潤的大眼睛,親切的笑容,很容易就讓人卸下心防,傾心吐意。
 
牧師夫妻倆感慨部落孩子欠缺築夢、追夢的能力,許多人以進入超商或加油站工作為人生目標。甚至部分家長給下一代的教導,竟然是「如何成為低收入戶」,一輩子領補助過活。因此8年前兩人自外地返鄉,設立了溫泉1919陪讀班,希望能翻轉家鄉的下一代,讓孩子們能勇敢築夢。
 
先吃飽  再追夢

溫泉1919陪讀班的學生都來自溫泉部落,目前有17名國小生與6名國中生。孩子們的家庭背景多為單親、隔代教養,父母酗酒或家暴的也不少。班上每周二、四、五晚上供應晚餐,周三中午則有點心。曉佩師母說:「吃飽了,才有力氣追逐夢想。」
 
如何培養孩子們的築夢力?兩位築夢教練認為,品格與教育是最大的關鍵,而品格又在教育之前。文龍牧師表示,有了愛的教育,還要搭配鐵的紀律,才能形塑良好品格。因此家長們都需認同這樣的理念,孩子才能進來就讀。
 
陪讀班要求學生要有禮貌、守紀律。進門後要跟老師同學打招呼,作業也需按時完成。如有違規,經2次警告仍不聽勸者,除了要被處罰,還可能被「強制驅離」。
 
文龍牧師指出,有次小利(化名)既不寫功課,又不肯回家,最後被文龍牧師連人帶椅一起扛回家。師母笑說:「結果隔天小利還是準時來報到,還當眾道歉,因為他知道我們管他是為他好。」
 
做夢孵  夢圓夢

目前在義守大學就讀餐旅管理系的阿木(化名),在陪讀班長大。他從小就是部落的模範生,但到台東市讀高中後,成績一下子落到中後段,讓他自信受創。「阿木,放假就回來看看牧師,交通費我買單!」除了陪伴阿木,文龍牧師還常勾勒咖啡店的藍圖,鼓勵他將來回部落貢獻所長。
 
阿木沒有讓牧師失望,捱過低潮期,後來順利考上大學。現在店內的明星商品「咖啡種子手工餅乾」,就出自他手,初登場便大受好評。深褐色的餅乾,外型如一顆飽滿的咖啡豆,由研磨咖啡粉、奶油與麵粉製成。口感爽脆,入口後滿溢香濃的咖啡味,令人欲罷不能。
 
「店裡所有收入扣除成本後,都會成為建設教育館的基金。未來我們要把教育館打造成孩子們的夢想孵化中心,幫更多孩子圓夢。」文龍牧師說。
 
改變父母  翻轉孩子

要翻轉孩子們的生命,除了陪讀班,家長也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。像阿木,因為父母關係和睦,所以才能健康成長。但有許多孩子來自破碎家庭,就對他們造成不少不良影響。像班上有幾個男孩,來自同一家族,而他們的父母都有酗酒與暴力傾向,所以連帶著孩子也常上演武俠片,讓文龍與曉佩很頭痛。
 
他們當中有人脾氣暴躁愛惹事,翹課抽菸樣樣來;有人被情緒障礙所擾,常在人前大小便;還有人會自己出作業,視老師的規定如無物。這幫人的帶頭大哥叫小柯(化名),3年前來到陪讀班,今年升國一。小柯的父親已過世,母親不知去向,他與阿公阿嬤同住,是家族中的長孫。
 
小柯常與人爭執,不時帶頭起鬨,挑戰牧師。小柯的阿嬤若看到他被處罰,就把當初跟牧師的約定忘得一乾二淨。她會替小柯求情:「牧師,可以不要那麼嚴厲嗎?拜託不要罰他啦。」「那就抄寫經文吧!」拗不過阿嬤的文龍牧師,後來都讓小柯抄寫經文,希望他能學習上帝的智慧,同時也增加認字的能力。
 
文龍牧師感嘆:「若沒有家庭的配合,這些弱勢家庭的孩子很容易就成為脫韁野馬,最後走上父母的後塵。所以有時候家長比孩子還需要輔導,只有家長的觀念被導正了,孩子的未來才有希望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