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勢兒童陪讀

弱勢兒童故事

首頁 > 弱勢兒童陪讀 > 弱勢兒童故事 > 201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5月份

老師 妳很漂亮!
2018.05.01
文/成 器  圖/成 器
希望種子1919陪讀班

我到陪讀班陪伴孩子們已有5年了。深深覺得孩子們就像蘊含無比潛能的芥菜種子,只要細心澆灌,耐心守候,就會成長茁壯,最後長成大樹,讓許多飛鳥棲息。」桃園希望種子1919陪讀班的主責老師呂佳琪說。
 
不愛讀書的老師
 
在台東出生、彰化長大的佳琪,是排灣族原住民。高中時就讀鹿港高中體育班,擅長拔河,也是三鐵選手,曾獲彰化縣標槍成績第一名,代表學校出國比賽。
 
佳琪從小好動,不愛讀書。高中畢業後,原想投考軍校,父母也很鼓勵,但不幸因病休息了一年。「後來爸爸突然心肌梗塞過世,我決定不再升學,跑到桃園找工作,不久其他3個姊弟也離家北上。只有媽媽捨不得離開彰化,至今仍在彰師大校長室做清潔工。」佳琪說。
 
「我先到家樂福打工,後來經朋友介紹,到安親班當助教。薪水不到2萬,工作內容卻包羅萬象,從照顧小孩、行政工作,到與家長溝通…,做了半年多才慢慢適應。」佳琪說。
 
熬煉耐心與信心
 
兩年後,佳琪的姨媽杜金美,到桃園貴格會保羅堂牧會,剛好兒童陪讀班老師離職,便找上在安親班工作的佳琪。「當時我心想,我有安親班的資歷,到陪讀班陪伴孩子,可以邊工作,邊服事神,豈不兩全其美?於是就滿腔熱血地答應了。」
 
「但萬萬沒想到,從體育選手變成陪讀班老師,當中的落差還真大!當運動員時,我可以盡情地享受掌聲,但現在卻常要獨自在角落面對調皮小孩。只能說這一切都是上帝的奇妙安排,為要熬煉我的耐心與信心吧。」佳琪說。
 
「教陪讀班要比教安親班更困難,因為安親班只要看好孩子功課就好了,可是在這裡還要雕塑孩子的品格。有些家長根本就把陪讀班當托兒所,所以要很有耐心地跟他們溝通,讓他們知道我們雖然免費,卻比拿錢的安親班或補習班更認真。」
 
把孩子一一押來
 
希望種子陪讀班目前有18個孩子,來自建國國小等5間小學,全都是家庭經濟弱勢的隔代、新住民和原住民小朋友。佳琪說,剛來時,發現很多孩子愛來不來,有對雙胞胎兄弟還跟她捉迷藏,她只好到學校抓人,把他們一一押來。
 
除了佳琪外,班上還有曾麗樺老師。麗樺是單親媽媽,孩子也都先後在陪讀班。「我們周一至五上課,幫助孩子完成當天作業,是我們兩個老師每天的最大挑戰。孩子們的程度參差不齊,比較差的,我們還要個別教學。周六有才藝班和戶外體驗活動,我們會帶孩子到護理之家表演歌舞,或到野外郊遊,最近我們就到中壢羊世界看鴨子、小豬等可愛動物。」
 
由於老師只有微薄車馬費補助,金美牧師還得讓佳琪擔任教會幹事,才夠支付房租和生活費。因為太累了,工作一年後,佳琪曾提出辭呈,但最後還是被強力慰留。現在每周三,金美牧師都會跟兩位老師一起禱告,傾聽她們的心聲和需求,做她們最有力的支持後盾。
 
上帝所愛的孩子
 
讀小五的丁丁(化名)有妥瑞氏和亞斯伯格症,上課不專心,常在教室遊走,動不動就罵同學白痴,或忽然大叫…,惹得孩子們紛紛跑來跟佳琪告狀。
 
丁丁是獨子,爸爸工作不穩定,媽媽是大陸籍,開小吃店,每天朝九晚十二,十分辛勞。由於沒時間,也無力教導丁丁,媽媽很感謝佳琪。暑假時,常拿自己做的西瓜汁、豆漿、小籠包,請老師和孩子們吃。
 
但其他孩子的告狀,也曾讓佳琪一度考慮讓丁丁退學。「但轉念一想,如果連陪讀班都無法接納他,那他還有容身之處嗎?於是我對孩子們說:『丁丁比較特別,但他也是上帝所愛的孩子,大家要對他多點耐心,多體諒他,相信他一定會慢慢改變的…』。」
 
其實丁丁也有可愛的時候,看見陌生人,他會主動打招呼。有次,他做錯事,佳琪指責他,沒想到他竟盯著她說:「老師,你很漂亮!」讓她哭笑不得。
 
讓孩子吃得開心
陪讀班非常重視家訪,而很多家長都講台語,所以佳琪現在正努力學台語。佳琪跟孩子很有默契,只要一個眼神,孩子們就馬上安靜下來。而當佳琪情緒低落時,孩子們也會安慰她,甚至送花給她,讓她破涕為笑。
 
「我們只是間小教會,每月租金4萬,壓力很大。本來房東最近還想再漲1萬,幸好透過溝通,又看到救助月刊的報導,知道陪讀班是為了栽培孩子,便不再漲了。陪讀班每天要供應孩子餐點,花費不小。感謝1919食物銀行,常寄來各種食材點心,讓孩子吃得很開心,真的非常感恩!」佳琪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