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8/10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10月份

【封面故事】新的生命,新的開始
2018.10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弦月高掛,夜空下,一首傳統賽德克歌謠從花蓮玉里一鐵皮屋中傳出。60 歲的阿珍( 化名) 與小姑在家中小酌。聊到開心處,兩人哼起歌來。一旁10 歲的男孩小定( 化名) 也湊過來,隨著節奏開心應和著。
 
鬱卒拒關懷 藉酒來澆愁
 
阿珍先後結束了3 段婚姻,目前與女兒蓉蓉( 化名) 與小定同住。阿珍在玉里榮民醫院擔任配膳員,唯一的兒子在高雄工作。小定其實是阿珍姪女的孩子,姪女生下他後,就丟給阿珍的妹妹照顧。看妹妹照顧得很辛苦,阿珍便將小定接來,視如己出。雖然要上班,至少家裡還有女兒蓉蓉能照顧。
 
今年30 歲的蓉蓉從小與媽媽在台北生活,國中時才搬回玉里。國小時的她極為內向,下課時多坐在教室內,有尿意也要憋回家再上。國中時蓉蓉因背痛就醫,發現因長期憋尿,損害了腎臟功能,於是從高中開始洗腎至今。別人是荳蔻年華,但在她的回憶裡,卻滿是導管、透析機,與刺鼻的藥水味。蓉蓉容易疲累,一周3 次的洗腎,也限制了她的行動範圍。因此她便待在家中,幫媽媽整理家務,同時也負責照顧小定。
 
3 年前,小定在同學介紹下,來到倫理1919陪讀班就讀,認識了周文華傳道夫妻。文華傳道是布農族,黝黑闊膀,炯炯有神的雙眼,配上一把烙腮鬍。猛一看,還以為是三國張飛呢!除了幫助孩子的課業,文華也關心他們的家。因此他會親自家庭探訪,在孩子家中舉行家庭聚會。但一開始,他的要求卻被阿珍屢屢打槍。文華傳道說:「那時她很鬱卒,常藉酒澆愁,所以對我們的探訪,百般推託。」
 
一家擠八口 四幼兩洗腎
 
去年阿珍的弟弟糖尿病惡化,雙眼失明、右腿截肢,還要洗腎。部落沒有完善的醫療設備,阿珍便將他接來與自己同住。同時,另一位姪女依依(化名)也離婚。依依沒有特殊專長,不好找工作。依依有3 個女兒,老大與小定年紀相仿。不忍她們居無定所,阿珍索性也讓她們搬過來。阿珍月薪約2萬3 千元,加上蓉蓉的重大傷殘補助、小定的芥菜種與家扶等補助,每月約有3 萬出頭,但扣掉房租5千與生活費,根本所剩無幾。現在家裡又多了5 雙碗筷,光伙食費就要2 萬元,讓阿珍壓力極大,只好藉酒澆愁。
 
因為慢慢感受到文華傳道對小定的真誠關愛,阿珍終於卸下心防,接受探訪。看到阿珍家食指浩繁,文華傳道立刻替她申請了1919 食物包。家裡的總管蓉蓉表示,食物包的白米、沙拉油、罐頭都很實用。桂格鮮奶麥片更是孩子們的最愛,常常拿到就直接往嘴裡倒。
 
家訪時,文華傳道會請阿珍一家分享生活大小事,並為他們禱告。而最重要的禱告事項,便是希望蓉蓉能趕快做腎臟移植手術,因為她已足足等10年了。因為文華傳道夫婦的陪伴,阿珍的壓力有了宣洩的出口,慢慢地她喝悶酒的次數少了,現在只會在假日時與親友小酌。
 
換腎得新生 陪伴不孤單
 
今年2 月,蓉蓉終於接到醫院通知,順利完成移植手術。為了降低副作用,醫生建議打2 劑抗排斥針,共12 萬元。阿珍雖然拿出所有積蓄,又與朋友周轉,但也只能湊到6 萬元,尾款還必須由兒子每個月3 千元分期支付。因此,文華傳道立刻替蓉蓉申請了3 萬元的1919 急難救助金。蓉蓉說:「若不打針,新的腎臟會因排斥作用失去功能,然後又得重新洗腎。」
 
換腎後,現在蓉蓉再也不用一週3 天去醫院報到了。但在為期一年的觀察期中,仍需按時服藥。蓉蓉說:「我不太會說話,但真的非常感謝救助協會,給了我們食物包,又給我急難救助金。而文華傳道夫婦的陪伴,也讓我們知道,我們雖然窮,但絕不孤單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