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11月份

撿拾的幸福
2019.11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花蓮吉安溪附近,有棟兩層樓鐵皮屋。一樓鐵捲門外,不時會擺張桌子出來,上頭放著香蕉或竹筍。「阿翠,香蕉怎麼賣?」「1 斤20元。」58 歲的阿翠( 化名) 忙著幫鄰居把香蕉秤重裝袋。
 
為奶粉尿布 辛苦撿回收
10 年前,阿翠與老蕭( 化名) 結婚後,就在這鐵皮屋住下。夫妻倆都愛自由,不願被固定工時綁住,因此以撿回收為業,常常騎著腳踏車,在花蓮四處搜尋瓶罐與紙箱。
 
8 年前,阿翠與前夫生的女兒,產下一子小湯( 化名)。因無法兼顧工作與育兒,加上她的經濟困難,便把小湯留給阿翠照顧。但老蕭夫妻撿回收的收入有限,有時辛苦撿回來的成果擺在屋外,隔天還會被偷走。
 
為了撿更多回收賺奶粉尿布錢,老蕭常與阿翠輪流背著小湯,出遠門找回收。他說:「我們一車3 人最遠騎到鳳林,那天還下著雨呢!」
 
到家說故事 卸阿嬤心房
東華1919 服務中心的游素美,與老蕭住同一條巷子。每當老蕭夫婦現身在巷內,她都忍不住多看幾眼。「他們倆牽著手,光著腳在附近晃,滿引人注目的。」小湯出現後,更吸引素美的關注。「小湯真的很可愛,活潑好動。但有點特殊,他的眼神完全不會與我交會。」腦中不斷浮現小湯冷冷的眼神,加上老蕭阿翠不識字,生活方式又異於常人,素美決定設法給他更好的環境。
 
4 年前,素美主動探訪老蕭與阿翠,表示想把小湯帶到服務中心所屬的東華浸信會,與其他孩子一起相處與學習。「一開始兩人有戒心,後來我主動帶故事書,到他們家說故事給小湯聽。」阿翠在旁邊看素美說了幾次故事,漸漸放下心防,以後便讓小湯跟著素美去教會。
 
陶塑好品格 生活再教育
不久,素美替小湯申請進入公立森林小學西寶國小就讀,一周有3 天住校,學費全免。週六她又帶小湯去YWCA 的周末教室學習,週日兩人則去教會聚會。小湯一周在家的時間少了許多,素美也告訴阿翠:「你們相處時間不多,小湯在的時候,你們要好好陪他喔!」
 
素美每周日接小湯上教會前,都會陪他一起吃早餐。一方面透過對話紓解他的情緒,建立他的信心,一方面藉由繪本故事陶塑他的品格,同時隨機進行生活教育。剛開始小湯好動,又不懂規矩,常常往桌子底下鑽,又從別桌冒出頭來,把早餐店當成他的遊樂場。到了教會,也因為同樣原因,被同齡的孩子排擠。
 
慢慢地,小湯轉變了。現在,他可以看單子點餐、幫忙拿餐具、專注地吃完早餐、會對人說「借過」,還結交了好幾個麻吉好友。「因為想知道故事的發展,他的眼睛專注在圖文上,無形當中就認識了很多字,也培養了看書的興趣。學校下課後,也常去閱讀角找書看,大量學習單字,帶動其他科目的學習。
 
一家飯量大 申請食物包
老蕭住處一個月租金3 千元,加上水電與日常花費,一個月要一萬多元的開銷。去年,素美替他們申請了1919 食物包,減輕生活壓力。阿翠說:「白米最好,我們一家飯量大,一包米10 天就可以吃完了。」
 
省去米麵、清潔用品等開銷,多餘的錢兩人都存起來,要當小湯未來的教育基金。阿翠拿起一只裝滿銅板的杯子說:「這些是賣香蕉的錢。等等小湯回來,我要用這些錢帶他去買雙新的布鞋。」
 
老蕭多年前買了台二手機車,後座有個鉤子能搬回收物。兩人不識字,也不懂交通規則,常被警察攔下罰款。「他們兩個考了很多次駕照,還是沒考上。」因為不識字,考筆試只能用聽的。
 
老蕭是客家人,阿翠是原住民,都不懂台語,只能聽國語的版本,但國語版近似文言文,兩人有聽沒懂,每次都鎩羽而歸。「我還在與監理站溝通,看有沒有其他辦法,讓他們能通過考試。」
 
撿了一輩子 撿了一身病
在一樓總能聽到滴滴答答的水聲,原來是從盥洗室傳來。因為住處沒有接自來水管路,阿翠得先將地下水統一儲存在大塑膠桶內,再舀至小水桶內,洗碗或洗衣。儲水過程中不關龍頭,水若滿溢出來,就滴得到處都是。
 
她邊舀水邊說:「我有糖尿病,膀胱又無力,得包成人尿布才能正常生活。老蕭撿回收撿了一輩子,也撿出一身病來。我們還能照顧小湯多久?這也是我們比較擔憂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