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9月份

巴耀阿公的喜樂與哀愁
2019.09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今年73 歲的巴耀( 化名),住在基隆暖暖,是來自台東東河的阿美族人。一頭濃密的灰髮,身材高瘦,但有點駝背。只要遇到新朋友,巴耀總會說:「我日文名叫Arkira( 阿基拉),跟日本歌星小林旭同名哦!」
 
巴耀家的客廳掛了一大幅畫,一座紅色大橋橫跨在河面上,後面是翠綠山林。「這是東河橋,我小時候就住在這附近。今年過年時,我還特別帶4個孫子回去,讓他們看看阿公的故鄉。」他指著畫,開心地介紹著。
 
飯桌上「小強」到處亂竄
巴耀年輕時北上工作,早期從事建築業,與前妻生下獨子阿紹( 化名)。兩人在阿紹小學時離婚,之後就由巴耀獨力撫養。而阿紹從國中就開始吸毒,常打架滋事。
 
今年38 歲的阿紹,退伍後先在家開刺青工作室,與太太小敏( 化名) 生了5 個孩子。「這個媳婦,也跟著阿紹吸毒,不做飯,不料理家務,也不照顧孩子。」提起媳婦,巴耀就一肚子氣。
 
家裡衣服堆積如山,吃完的碗盤也不洗。孩子們平常就擠在電視前的茶几吃飯,桌上還不時有「小強」出來蹭飯,而小敏根本視若無睹。當時巴耀在外當警衛,回家後還得下廚,張羅一家8 口的晚餐。
 
「有一次,我真的受不了,破口大罵。哪有這種媳婦,整天坐著張口等公公煮飯。」沒想到這一罵卻激怒了阿紹,舉起拳頭就要揍爸爸。巴耀退了幾步,跌坐在地上。他說:「你們看,孩子的房間沒門,廚房也沒門,都是他們夫妻倆打架打壞的。」
 
房子是自己的,不用房租。巴耀在附近社區當警衛,一個月有2 萬多元,一年級的孫女與阿姨住,4 個孫子每月有7 千6 百元的兒少,一家8 口就靠這3 萬多元勉強維生。「做刺青不穩定,而他們兩人花的比賺的多,還常伸手跟我要錢。」
 
我喜歡香香的阿公
巴耀口中那個無緣的前妻阿珮( 化名),後來另嫁他人,10 年前成為暖暖傳愛社區1919 服務中心的志工。第二任丈夫過世後,她便專心從事社區工作。雖與巴耀分離多年,但知道家裡的情形,便告知當時志工管理人淑美。於5 年前,為前夫一家申請了1919 食物包。
 
現在的志工管理人莊喻涵說:「阿紹那時被通緝,常常不在家。就算在家也不接電話,不理門鈴。加上他做刺青,往來份子複雜,我都得拉人陪我一起去送食物包。」
 
喻涵記得第一次進巴耀家,就看見孩子們擠在電視前吃飯,桌上爬滿小強。小敏與小孩不常互動,導致孩子們不太會說話。「有時去送食物包時,還會看到社工在教孩子們講話呢。」
 
有了食物包,巴耀就可以把省下的錢拿來幫孩子的文具用品。「他們喔,鉛筆、橡皮擦,用一個丟一個,算起來是一大筆額外開銷。」孫子們最鍾愛的,就是阿公煮的海鮮麵。把麵煮熟,再倒入魚罐頭,就是一碗香噴噴,又有嚼勁的麵。
 
而洗髮精與沐浴乳,也很受青睞。「因為每次我洗完,都香噴噴的,他們比較喜歡香香的阿公。」巴耀說。每次看到瓶子快見底了,他們都會擔心:「阿公,快要用完了,什麼時候才會有新的?我們喜歡香阿公,不喜歡臭阿公。」
 
讓他在牢裡待久一點
去年7 月,阿紹因毒品與持有槍械,入獄服刑5 年。隔年小敏與他離婚,今年3 月還把小兒子帶走。「我還在請警察找,看她到底把小孩帶去哪了。聽說她的男友也在吸毒,想到孫子要在這種環境下生活,就很不安。」為了照顧孫子,巴耀只能辭去工作。平常有空就在社區幫人清洗垃圾桶,賺取外快。
 
為此,喻涵讓2 年級的長孫小方( 化名) 到1919 陪讀班就讀。在老師與同學的陪伴下,原本孤僻又有攻擊性的小方,脾氣已溫和許多。現在除了對答如流,還特別愛看書。「6 歲的老三,明年也會去陪讀班,到時我的壓力就會再輕些。謝謝1919食物銀行的幫助,我年紀大了,一個人顧3 個孩子,實在很累。」
 
「阿紹現在關在基隆看守所,我還能常去看他,但聽說未來會被送去宜蘭,那我就沒辦法去了。」對這個獨生子,巴耀希望他能服滿刑期:「希望他在裡面待久一點,把毒給戒了。不然出來後,不務正業,又會吸毒,向我要錢。我很擔心他拿不到錢,會對我不利。我出了意外,這3 個孫子該怎麼辦?」巴耀憂心地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