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8月份

在那遙遠的地方
2019.08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森永部落位於台東縣達仁鄉森永村,是台東縣最南端的部落。整個村坐落在山坡上,居民以排灣族為主。民國45 年時配合政府政令,舉村自中央山脈遷徙至此。因日據時代這裡曾設立森永星奈園株式會社,種植奎寧、咖啡、茶等作物,因此一直沿用森永為地名。
 
愈生愈少 加速老化
當年第一批遷徙的族人搬來後,發現這裡土壤貧瘠,雨淋後會流失,太陽一曬又裂開。同樣的農作物,森永出產的,總是比人家小一號。「之前屏科大認為土質適合種鳳梨,但後來發現森永全是斜坡,計畫也就中止了。」
 
森永沒有產業,部落的孩子國中畢業後都必須到外縣市求學。加上近年來大家越生越少,更加快森永的老化。「留下來的年輕人,根本沒有出路,盡量報考軍校或公務員,但能考上的少數。」沈森永牧師說。
 
下坡剎車 雙腳踩地
老伍( 化名) 是第一批遷徙來的族人,與太太生了4 個兒子,但全在外地,要逢年過節才有機會團圓。夫妻倆平日會到部落山下溪床種些農作物。但隨著年歲漸大,老伍兩個膝蓋爬山下坡都疼痛不已。「現在他平衡感也差,下坡騎車想煞車時,還得雙腳踩在地上,增加平衡感。」沈牧師說。
 
老伍夫婦除了打零工,唯一的收入便是原住民老農津貼。二人加起來,每月有14,400 元。扣掉生活費,勉強打平。4 個孩子在外謀生不易,對爸媽的幫助也有限。「最近的商店在達仁,騎車才能到,物價也比平地貴。加上他平衡感差,騎車去買,我們還怕出意外。」牧師說。
 
為兒擔保 年金被扣
購物不便,老伍索性就地取材解決問題。洗碗時就拿菜瓜布,沾點灰燼或沙子抹在碗盤上,再用清水沖掉。3 年前,沈牧師替老伍申請了1919 食物包,解決了他購物不易的困擾。「老伍最喜歡桂格鮮奶麥片了,用熱水一沖即可飲用,方便又營養。而兩個月一次的生活清潔用品、油與罐頭,也省去兩老在森永、達仁的來回奔波。」
 
但食物包才領取不久,老伍家裡又出狀況了。「老么做生意要借錢,我當保人。結果他還不出錢,銀行便扣我的老農年金。如果沒有食物包,真不知我們的生活怎麼過下去。謝謝1919 食物銀行,有食物包真好!」老伍說。
 
救治不及 痛失老伴
3 年前的夏天,倆老在部落下方的溪邊工作。才忙沒多久,伍太太就呼吸困難,臉色發白,手摀著胸口。「糟了,氣喘發作。」他背脊一陣涼意,想起沒帶噴霧劑,只能眼睜睜看太太倒在地上。老伍拿起手機求救,卻發現訊號不良。看著太太沒了心跳,他做了一陣心肺復甦術也沒效,便騎車回部落求救。
 
沈牧師說:「從森永往台東市,車程至少要75 分鐘。伍太太沒有把握黃金時間搶救,半途已回天乏術,救護車開到一半,就折返回森永了。」森永是個醫療孤島,部落的人生重病,救護車只能把人送往台東市或屏東枋寮。但無論往哪送,都超過一小時。而類似的悲劇,就在此不斷上演。
 
結褵50 年的老伴驟逝,孩子們又不在,孤單一人的老伍,頓時消沉下來。不騎車,也不出門。沈牧師說:「他們以前曾搬去台南跟兒子住,但都市裡鄰居都不認識,孩子們上班留下兩老在家關在家裡像坐牢,沒兩天就吵著回來。」
 
漫漫長夜 等到天明
沈牧師怕他想不開,有陣子天天到他家,聽他述說對太太的不捨與思念。好在森永雖購物、交通、醫療不便,但空間開闊,街坊鄰居大家都熟識。平常也會上門關懷,他走到哪裡,都有人問候,帶給他不少溫暖。大約過了半年,老伍才走出悲傷,恢復正常,大家才又看到他用雙腳煞車的經典畫面。
 
老伍有個孫子住山下,偶爾會上山陪他。有他在家,老伍的笑容就多了些。沈牧師說:「現在他最怕的,就是生病。」老伍胃與腎都不好,需固定服藥。若在半夜人不舒服,得忍到天亮,再看看部落有沒有人能幫忙,送他到附近達仁鄉衛生所。
 
「老人家們膝蓋都不好,走下山看病是件苦差事。希望未來有更多醫療資源進駐,不要讓他們帶著恐懼度過漫漫長夜。」沈牧師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