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7月份

2019新桃花源記
2019.07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緣溪行,忘路之遠近…林盡水源,便得一山。山有小口,彷彿若有光…初極狹,纔通人;復行數十步,豁然開朗。土地平曠,屋舍儼然。」這是1600 多年前東晉陶淵明《桃花源記》中的一段寫景,但用來描繪今天的白水溪聚落,卻毫無違和之感。
 
從南二高下白河交流道,沿著往白河水庫前進,路愈來愈窄,坡愈來愈陡。兩旁密林濃蔭,宛如深山。突然,豁然開朗,白水溪長老教會就坐落在村落的最高處。
 
這是1870 年由英國宣教士甘為霖所建立的,台灣長老教會第6 間教會。教堂深幽靜寂,三面臨水一面靠山,一旁還豎立著「甘為霖遭難紀念碑」。原來這裡曾是台灣教會著名的教案發生地。1875 年時,當地土豪以破壞風水為由,率眾放火燒教堂,害得甘牧師險些喪命。
 
留下的都是老人家
「我們園區約有3000 坪,園中有露營區與小木屋,村民都為平埔族後裔,約有50 多戶人家。但現在年輕人都外出工作,留下的幾乎都是老人家。」白水溪1919 服務中心主任吳樂昌傳道綁著一頭白髮馬尾,給人仙風道骨之感。
 
「我和太太原本是土城長老教會會友,13 年前從科技業總經理退休後,連續4 年暑假帶教會年輕人到白水溪教會短宣。當時教會傳道因到別處事奉,力邀我前來服事。經過長久禱告,10 年前終於決定來此,擔任『囑托傳道』。」
 
為了增添長者生活的樂趣,吳傳道會舉辦音樂或繪畫營,也設立長者關懷據點,定期舉辦活動,鼓勵阿公阿嬤出門走動。此外,他也讓年輕人來社區彩繪,許多老房子都繪上溫馨的圖樣,讓百年聚落年輕了起來。
 
志工潘娓娓家的外牆,便畫上紅葉樹,加上朵朵白雲,十分療癒。她隔壁鄰居則沒有彩繪,閩式瓦舍門口貼了幅紅色對聯:「一心追尋主聖道,滿口頌讚神宏恩」潘娓娓解釋:「我們社區的居民大多為基督徒,僅4 戶不是。」
 
左眼視力0 右眼0.2
這屋子的主人叫阿隆( 化名),今年63 歲,2年前開始領1919 食物包。阿隆濃眉大眼,五官立體,但卻有對嚴重的鬥雞眼。左眼嚴重歪斜,視力為0,僅看得到眼白;右眼則只有0.2。「走路只能看到前方,左右兩邊有人要跟我握手,我會看不到,常被誤認為沒禮貌。」
 
「醫生說右眼在年輕時開刀,較好矯正。現在老了,術後肌肉組織容易沾黏,看東西會有重影,所以我也不敢開。」阿隆說。除了眼睛,他脊椎扭曲,背部右側高高攏起,行動很不方便。「長輩說是我小時候爬樹摔到,沒去看醫生,後來就這樣了。」
 
因視力與行動力不佳,能找的工作有限,阿隆國中畢業後,先去磚窯廠,後來則到塑膠射出工廠當作業員。老闆知道他視力不佳,因此多半請阿隆從事打掃或簡單的搬運工作。
 
連拉被的力氣都沒有
在工廠20 多年,但有一天,老闆突然通知,工廠要收了。要在離原廠開車約50 分鐘的地方,再開一間新的。「就是變相要你辭職啊!我連出去吃個飯,都要拜託同事載,哪有辦法去?」許多同事或吃悶虧,或另謀高就,就是沒人敢抗議。
 
阿隆氣不過退休金就這樣沒了,請朋友代筆,寫信去勞工局投訴,最後拿回30 多萬的退休金。
 
錢拿回來了,但新工作難找,最後只得回家,幫父母種菜。「來,試試,這高麗菜很脆哦!」只見他慢慢踏進菜園,小心翼翼地摘下幾顆高麗菜,與大家分享。
 
但阿隆一身病痛,能幫的忙實在有限。有時還得請80 歲老父,開農用搬運車,載他去嘉義車站,再搭火車到台中看病。「一個月去一次啊,我手、腳,還有背部又疼又麻。有時晚上睡覺翻身,連拉棉被的力氣都沒有...。」
 
未來的路不寂寞很輕省
吳傳道看阿隆當起了啃老族,便替他申請1919 食物包,以減輕他的生活壓力。「裡面的東西都很好用,尤其是米,我們一家3 口每天都會煮。洗頭髮的、洗澡的,還有衛生紙也很實際。兩個月領一次剛剛好,再也不用請老爸開搬運車出去買了。」阿隆說食物包省下的開銷,剛好讓他可以付看病的交通費與醫藥費。
 
即便天生缺陷、後天病痛,但阿隆看似怡然自得,還會自我調侃。「阿隆,天生鬥雞眼,又駝背,你怎麼調適心情?」「碰到了,就好好適應呀!不然還能怎樣?」至今仍單身的阿隆說,他沒什麼要求,活到這把年紀了,就是平靜度日,盡人子之道,陪父母終了。還好在1919 服務中心的陪伴下,這段路走起來,不僅不寂寞,還輕省許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