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4月份

我一點也不偉大
2019.04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高雄博愛四路派出所,走進一位70 多歲的老婦。瘦弱的她一頭白髮,雙脣因牙齒脫落微微凹陷。「警察大人,溫叨來了幾位生分人,作伙討論要害我,你趕緊出面處理。」話才剛落,門外又進來一位50 多歲的中年男子,臉色蠟黃,走路跛行,腳似乎有傷。「警察先生,拍謝,我老母受了刺激,精神病發作,我這就帶她回家。」他邊道歉,邊拉老母往外走,想趕緊結束這場鬧劇。
 
四兄妹中只有我正常
男子叫阿興(化名),今年53 歲。父親20多年前過世,有三個妹妹。大妹與二妹已出嫁,小妹32 年前精神病發作,有強烈攻擊性,至今仍在高雄凱旋醫院治療。10 年前他因職業傷害導致髖關節壞死,術後準備重返職場之際,媽媽也精神病發。除了有幻覺,成天都說有人要害她,常去派出所報案,最後也被送去凱旋醫院。
 
媽媽發病後,阿興的太太就離他而去,留下當時才11 歲的女兒小莉(化名)。為了老母、小妹及女兒,他放棄找正職,全時間奉獻給家人,僅偶爾打打零工貼補家用。「其實我大妹也有精神疾病,二妹則是憂鬱症,四個兄妹只剩我一人正常。」阿興說。
 
當時孩子的爸才15 歲
4 年多前,小莉未婚懷孕,在家中產下一女,還驚動社會局前來關心。當時孩子的爸才15 歲,無能力負責。不滿18 歲的小莉,本打算為女兒找收養家庭,後來改變心意。「她餵了幾次奶後,好像產生了感情,就決定把孩子留下來。」
 
阿興領有第三類低收入戶補助,加上媽媽的殘障津貼,每個月約有1 萬6 千元的收入,用來支付一家三口的生活費原本剛剛好,現在多了一個新生兒,到哪找錢買奶粉尿布?還好透過高雄市社會局轉介,阿興向救助協會求助,然後由高雄果峰1919 服務中心賴廣星幹事進行關懷。
 
賴幹事表示:「第一次進他家門,有點震撼。地磚破碎脫落、壁癌爬滿牆壁,天花板處處漏水。整個房子看起來,就像還未完工的毛胚房。」他趕緊替阿興申請1919 食物包,減輕生活壓力。
 
只剩呼吸能自己選擇
「食物包對我的幫助很大,以前我就早上煮一鍋稀飯,買幾把青菜,一家三口這樣解決三餐。」有了食物包後,阿興就能多買些食材,全家人的營養也顧到了。食物包內的品項一家老小都用得到,其中孫女最愛桂格鮮奶麥片,泡起來香氣逼人,她每次喝都露出滿足的笑容。
 
除了賴幹事,其他社福單位也會來家裡關懷阿興,但日子久了,卻造成他們一家的負擔。「某個團體常常來,但每次來的人都不同,我每次都得重述一次。」他們還常說錯話,讓他火冒三丈。
 
「我最討厭有人對我說『你好偉大』。我一點也不偉大,若能選擇,誰想過這種日子?」很多時候,阿興感覺自己是個陀螺,眼睛睜開就繞著媽媽、妹妹、女兒、孫女打轉。他唯一能選擇的,只剩下自己的呼吸。「有時晚上躺床上,好希望從此一覺不醒。」他說。
 
心中重擔終於有出口
但賴幹事卻不一樣,除了帶食物包來,給予關心的問候,剩下的就是替阿興禱告。聖誕節時,還帶教會的孩子們來陪伴,唱詩歌給他們聽。「我能感受到賴幹事的真誠,他做的、說的,都剛剛好,我很期待他來。」因為賴幹事的出現,阿興心中的重擔終於有了出口,態度也比以前積極。孫女上幼稚園後,他時間也多了,最近還找了個機動保全的工作,一個月有1 萬多的收入。「女兒還在唸科大,等畢業找到工作後,我就可以鬆一口氣了。」
 
阿興父親過世後,留下1 百多萬的保險金,媽媽用來買了這間老公寓。但這些年來沒錢修繕,導致客廳、走廊的天花板多處漏水,牆壁也是壁癌叢生,最近洗澡的熱水管還破了。「冬天洗澡時,我媽媽得先在廚房把水煮開,再提去浴室。她年紀大了,如果不小心跌倒,真不知道怎麼辦。」而天花板都是易燃的木夾板材質,若有火災,整間公寓勢必迅速被烈火吞滅。
 
「改裝潢隨便就要20、30 萬,現在能吃飽就偷笑了,不敢想這麼遠。」阿興望著天花板,兩眼出神地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