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11月份

愛在人生轉彎處
2018.11.01
文/簡 選  圖/簡 選
花蓮玉里鎮郊區,一戶三合院外堆滿木材,一個瘦小的女人正揮著斧頭劈柴,為了晚上煮洗澡水忙碌著。她是滿嬌(化名),今年38歲,印尼籍外配。13年前在台南工作時,與先生阿祥(化名)相識後結婚。提起這段往事,她似乎害羞起來,紅著雙頰說:「工廠女生那麼多,他都不喜歡,卻每天約我出去。」
 
回到老家 重頭開始
阿祥是電鍍師傅,自己開工作室。婚後3年因為生意不好,便收了起來。由於當時老二剛出生,為了舒緩經濟壓力,一家4口便搬回花蓮玉里老家。故鄉好山好水,但工作機會相對少,阿祥很難靠老本行養家。為此他轉行到醫院當看護,受訓1年後正式上工,以值大夜班為主。滿嬌則在家照顧2個孩子與公公,有時就去做居家清潔。
 
7年前,滿嬌與同鄉的阿芬(化名)邊打掃邊聊到了小孩的教育。「滿嬌,妳小孩都好嗎?」「女兒要上國小了,擔心成績跟不上,沒錢給她補習,我中文又不好。唉,越想越頭痛。」「這樣啊,妳要不要讓她去倫理1919陪讀班?我小孩子都去那裡,不收錢。除了成績進步,也懂事許多哦!」
 
滿嬌的女兒因此進入倫理1919陪讀班,一直讀至國小畢業,而現在5年級的弟弟也在班上。滿嬌指出,女兒去了陪讀班後,禮貌變好了,都會請爸媽先用飯。而弟弟則一改懶散的脾氣,現在會主動扛起鋤頭,幫阿公在後院鬆土。
 
原來阿公節省慣了,即便已80多歲,還常上山撿木材,晚上燒柴煮洗澡水。雖省了瓦斯費,但每次看到地上一片灰燼,等著自己清理,滿嬌就搖頭嘆氣。現在姐弟都會幫忙打掃,省去她不少時間與精力。
 
丈夫癌末 粉碎希望
但女兒才進陪讀班不到1年,阿祥的身體就出了狀況。可能是長期熬夜,他開始便秘與便血,體力也大不如前,只好辭去看護的工作,改作臨時工。4年前,阿祥病情加重,連出門的力氣都沒有,去醫院檢查,才發現是大腸癌第四期。
 
聽到是癌症,滿嬌的心往下沉,「醫生,第4期是什麼意思?總共有幾期?我老公嚴不嚴重?」「第4期是末期,代表你先生來日無多了。」這句話如同大鐵鎚,粉碎了她所有的希望。滿嬌眼前一片黑暗,只差沒暈過去。
 
1919食物包 全家受益
倫理1919服務中心的文華傳道,是陪讀班的主任。除了督責學童品格與課業外,也重視家庭訪問。滿嬌女兒進陪讀班後,文華傳道與妻子便常來家裡探訪。而自阿祥生病後,文華傳道夫妻除了陪伴,也為他們申請1919食物包,減緩他們的經濟壓力。
 
先生化療無法工作,一家生計自此全落在滿嬌身上。還好家裡是低收入戶,兩個孩子每月有家扶、芥菜種及世界展望會的補助,共約7500元,加上她打掃的收入約1萬出頭,勉強打平2萬多的開支。而1919食物包則為他們省去不少開銷,因為品項眾多,一家老少都受益。
 
孩子們特別喜愛早餐穀片產品,搭配冰牛奶特別美味;公公則喜歡桂格鮮奶麥片,用熱水沖泡即可當早餐;而滿嬌的拿手菜,是煮麵條搭配私房咖哩醬。印尼許多美食都離不了香料,滿嬌也是箇中好手。她的咖哩醬有月桂葉根、薑黃、香菜籽、蒜、辣椒、台灣油蔥。用從印尼搬來的石缽與石杵搗碎後,以沙拉油熱炒,加水收乾,香料咖哩醬就大功告成了。
 
救助弱勢 台灣真好
前年,阿祥癌細胞轉移到全身,食道、肝臟及脊椎都有。但他生命力卻格外旺盛,連醫生也嘖嘖稱奇。滿嬌說:「原本醫生認為他只剩幾個月的時間,沒想到阿祥與病魔奮戰了2年,直到今年4月才離開人世。」因為文華夫妻的陪伴,滿嬌與孩子才能慢慢走出傷痛。而對先生的思念,則還需要時間淡忘。「我每晚還得抱著阿祥的衣服,聞著他的味道才能入睡。」滿嬌說。
 
阿祥過世前1個月,滿嬌找到了新的工作,在印尼籍友人開的炸雞店工作。每天下午2點工作到晚上11點,5點到7點可以休息,去接小孩回家、煮晚飯,一個月薪水約18000,生活穩定不少。滿嬌說:「也許再過些時間,就可以不用拿食物包了。台灣真好,有1919陪讀班與食物銀行,對有困難的人幫助很大。在印尼,貧富差距大,社會福利不完善,窮人只能自生自滅,也導致治安不好,搶案常發生。」現在,她最大的心願,就是能多存點錢,帶兩個小孩回印尼探親。「一直想帶阿祥和孩子們回去,沒想到他先走了一步…。」說著說著,滿嬌紅了眼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