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10月份

我本弱質,為母則強
2018.10.01
文/簡 選  圖/簡 選
44歲的阿雅(化名)是台東大溪1919陪讀班的老師。她有著排灣族的特徵:大眼、黝黑,但凹陷的雙頰卻讓她顯得異常清瘦。指著路旁一扇緊閉的鐵門,阿雅說:「以前這裡是網咖,但自從有1919陪讀班後,老闆沒生意,只好關門大吉。」
 
媽媽可以 我也可以
 
阿雅的先生阿洋(化名)是開挖土機的司機,兩人育有3男1女。除了老大智力較弱外,其他3個孩子都健康活潑。但阿洋長年花天酒地,桃花不斷,三番兩次外遇被抓包。阿雅為了把孩子養大,只求先生拿錢回家,對其荒誕行徑睜隻眼閉隻眼。但沒想到阿洋變本加厲,4年前斷了金源不說,還對阿雅飽以老拳,逼她簽字離婚。最後撇下4個孩子,頭也不回地朝小三奔去。
 
「我一個家庭主婦,沒有技能,要到哪找工作?4個孩子怎麼辦?」突來的巨變,讓阿雅越想越慌,本想一走了之,但桌上的全家福照片,讓她停下了腳步。望著照片中的自己,兒時回憶如跑馬燈般在眼前放映著。她想起父親早逝,母親含辛茹苦地將她、姊姊、弟弟帶大。「媽媽可以,我也可以!」於是決意再苦,也要往前走。
 
但一個沒收入、沒積蓄的單親媽媽,要如何扛起5口之家?父母離婚也對孩子們造成極大衝擊。老三浩浩(化名)當時國二,從此放學後就關在房間當宅男;老么樂樂(化名)當時小一,是唯一的女兒,因被同學笑沒爸爸,變得自閉,不與人說話。經濟與孩子都出狀況,多重壓力下,讓阿雅無力負荷,只能靠著與親戚借錢度日。心神耗弱的她,瘦到皮包骨,走在路上,甚引人側目。
 
聊天禱告 一起探訪
 
一天,門鈴響了。「誰啊?」憂鬱的阿雅有氣無力地應門。「阿雅,你的事情我都聽說了,有什麼需要幫忙的?」大溪1919服務中心主任古美芳傳道,也是阿洋的表姊,特地前來探訪。「姊姊,我…」話沒說完,阿雅的委屈立刻傾瀉而出,抱著美芳痛哭。
 
阿雅住在婆婆給的房子裡,不用房租,但一家5口一個月基本開銷也要2萬。美芳傳道先介紹已成年的老大、老二,去工程公司打工。又替她申請1919食物包,幫她減輕開銷。食物包有米、麵條、油、罐頭及清潔用品,相當實用。阿雅表示:「樂樂最愛肉鬆罐頭,只要有它,就吵著要我幫她煮稀飯。」
 
除了經濟援助,美芳也常到阿雅家陪她聊天,跟她一同禱告。阿雅將委屈深埋心裡,表面上看來沒事,其實受傷嚴重。每次美芳為阿雅禱告,就像在她心門鑿了一個洞,讓壓抑的情緒得以宣洩。甚至為了不讓她胡思亂想,美芳還常約她一起到社區探訪急難家庭,讓她能多認識些朋友。
 
走出陰霾 重現朝氣
 
在美芳陪伴下,阿雅慢慢走出陰霾,重現朝氣,連體重也回升了。左右鄰舍看到她的改變,都覺得不可思議。一問之下才知道,是美芳傳道的功勞。大溪1919服務中心的名聲也因此傳開,吸引許多家長把孩子送來陪讀班。
 
很快地,放學去網咖落伍了,孩子們下課後開始往1919陪讀班去。一年後,阿雅也進到陪讀班,成為全職老師,幫助社區中弱勢家庭的孩子,其中也包括樂樂。本來封閉的樂樂,現在有人陪她做功課、唱詩歌、讀聖經。加上美芳傳道不住地禱告,一年後,樂樂終於卸下心防,開口說話了。現在的她愛閱讀、愛畫畫,在班上名列前茅,還連續四度當選班上模範生。
 
宅男浩浩則被媽媽拉到教會。現在的他參加主日學、敬拜團,主日時常上台唱詩歌、跳舞,頗有大將之風。就讀護專幼保科的浩浩說:「現在我最希望的,就是趕快畢業賺錢,好改善家裡環境。」
 
至於老大與老二,目前參與南迴公的路拓寬工程。父母離異後,老二便放棄學業,做工貼補家用,讓弟弟繼續讀書。「我希望老二能返校,繼續完成學業。當初他在工商讀空調科,還考取了相關證照呢。」阿雅說。
 
再等一等 先擠一擠
 
因為美芳傳道的協助,阿雅不久前已通過中低收入戶補助。加上每個月孩子的身障與家扶補助,還有陪讀班老師的收入,勉強打平。但老屋遇雨必漏,至今仍無力修繕。阿雅指著斑駁的天花板說:「現在整間屋子都漏水,只剩下客廳勉強可用,所以我們全家就在客廳鋪草蓆睡覺。」
 
兄弟3人睡的房間,現在是雜物間;母女倆的房間更慘,天花板早沒了,只剩腐朽的鋼架,抬頭就能看見鐵皮屋頂。阿雅無奈地說:「修繕需要不少錢,大家只能先擠一擠,忍耐一下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