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8月份

為孩子 勇敢活
2018.08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好可愛的貓頭鷹包包喔,可以賣我嗎?」看到自己的作品備受歡迎,曉怡(化名)好開心。這些包包原本是曉怡要做給女兒當零錢包的,沒想到還沒完工,就被眼尖的人搶購,後續訂單接踵而至。她笑說:「現在孩子們要拿到包包,還得先等我把手上訂單完成才行!」

夢想有屬於自己的家
住屏東市郊的曉怡今年39歲,魯凱族的她原住高雄茂林區。先生阿泉(化名)在台東工作,她則在家照顧婆婆與4個小孩。可能因兩人長期相隔兩地,8年前丈夫外遇,且要求與曉怡離婚,「成全」他的真愛。
 
「曉怡,妳不離開,阿泉就回不了家。」愛子心切的婆婆不斷暗示,希望她能主動退位,並保證會好好照顧孫子。雖然不捨,但考量自己娘家經濟狀況不佳,為了孩子們的將來,曉怡決定離開,隻身一人到屏東。「有孩子們在身邊,即便經濟困乏,也感到甜蜜。但離開他們後,才開始嚐到濃烈的思念之苦。」
 
離婚後,曉怡到屏東釣蝦場擔任服務生。因收入穩定,她租了一間雅緻的公寓,還把在外流浪多年的媽媽接來住。她指出:「從小父母離異,老爸住在鐵皮屋,老媽則四處為家。所以我從小就缺乏安全感,一直夢想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家。」
 
那段蠟燭兩頭燒的日子
曉怡的媽媽美珍(化名)是基督徒,到屏東後便先找教會,而住處剛好臨近平山教會。平山1919服務中心的志工美芳姊表示,她原本就認識美珍與曉怡,透過家訪後,才發現兩人竟是母女。美芳笑說:「3個茂林同鄉能在屏東市相遇,真有緣!」
 
能與母親重逢,多少彌補些孩子不在身邊的缺憾。但安穩的日子不到兩年,茂林那頭卻捎來噩耗。原來阿泉不但長期失業酗酒,還對親生大女兒恩恩(化名)施虐。經老師報警後,阿泉入獄服刑15年,法院裁定由曉怡照顧孩子。曉怡也許從沒想過會如此和孩子重逢,一時之間,悲喜交加。
 
曉怡說:「大家都說我心軟,但6年過去了,我還是無法原諒阿泉。」家裡一下子多了4雙筷子,因此除了日班,她也兼夜班,做各樣家庭代工,以貼補家用。「那段日子可真是蠟燭兩頭燒呀!」

差點得不到低收補助
為了減輕曉怡的負擔,美芳讓孩子們來平山1919陪讀班,2011年還為他們申請了1919食物包。接受食物包已超過6年的曉怡惜福地說:「食物包中最受孩子們歡迎的是麵條,寬麵有嚼勁,滾水煮熟後,撈起瀝乾,淋上芝麻醬,撒點蔥花,就美味無比了。」
 
3年前,美珍因口腔癌病倒了。為了照顧媽媽,曉怡辭去釣蝦場的工作,僅靠接代工過活。於是,美芳立刻為她們申請了2萬元1919急難救助金,支付醫療費用。但救助金有限,失去工作的她,繳不出房租,一家6口的生計也陷入絕境。曉怡說:「我不符合低收入補助資格,因老爸有一塊價值400萬的原住民保留地。」
 
「還好孩子學校老師、鄉長及議員,都幫我找社會局溝通,同時也透過臉書幫忙募款,我才能支付房租與生活費。」曉怡的低收入補助最終在媽媽過世前一個月下來了,現在她每月能領一萬出頭。「謝謝大家的幫助,除了低收補助,現在手工零錢包的收入對我也很重要哦。」曉怡說。
 
原來曉怡與女兒在醫院輪流照顧媽媽時,做零錢包打發時間。本來只想做給她玩玩,沒想到廣受護士們青睞,爭相搶購,意外開啟了這門生意。現在,靠零錢包加上低收入補助,曉怡可以勉強應付生活所需,房租則由之前各界的善款支應。
 
終於找到真正的平安
去年底,媽媽過世了。處理完後事後,曉怡原想開始找工作,卻意外得知一顆腎臟已萎縮,且因多年勞累,還得了心臟病。一想到自己若也走了,孩子們怎麼辦?不由得悲從中來。絕望之際,耳邊想起媽媽臨終前的交代:「女兒,媽媽唯一能留給妳的,就是耶穌。我走後妳一定要去教會,認識這位救主。」
 
以前仰賴自己健康,再苦都能熬下去,但現在失去了健康,還能倚靠什麼?聽了媽媽的話,曉怡走入了平山教會,也改變了她的心境。她說:「一聽到詩歌,我就淚如雨下,內心的憂慮減少了,平安多了。」現在她終於體會到,為什麼媽媽過世前,風雨無阻,再怎樣都要去教會。「以前我以為有了家,就有安全感,現在才知道,有主耶穌,才有真正的平安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