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4月份

縱有風雨也有晴
2018.04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宜蘭縣蘇澳鎮依山傍海,雨量充沛,尤其入冬後經常細雨紛飛,因此有「蘇澳厚雨水」之稱。
 
邊緣戶中的邊緣戶
蘇澳芥菜種1919服務中心的張孟訓牧師表示,2010年強颱梅姬襲擊這多雨的小鎮。百年一見的雨量,造成市區汪洋一片,水淹一層樓以上。當時服務中心立即偕同救助協會,連續數日帶著志工們穿越大街小巷,幫鄉親們清除汙泥、進行消毒。救災期間,孟訓牧師認識了阿月姊(化名)。
 
66歲的阿月姊與男友所住的工寮地處低窪,整間屋子泡在汙泥中,所有家當全部泡湯。在幫阿月姊清理過程中,張牧師發現她堪稱是「社福邊緣戶中的邊緣戶」。因住處沒有門牌,兩人無法入籍,所以與各種補助無緣。同居男友強哥(化名)因腿受過傷,行動不便,無法正常工作,只能靠阿月姊打零工維生。
 
生活艱辛從不抱怨
阿月姊早年離婚,3個孩子跟著前夫。現在孩子們雖已長大,但狀況都不好。大女兒精神失常;長子得血癌,仍治療中;小兒子則因吸毒服刑中。生活雖然艱辛,但阿月姊從不抱怨,只要手中有「阿比」(提神飲料),煩惱通通可以忘掉。她笑說:「嘸錢嘸要緊,有阿比喝,卡要緊。」
 
為了幫助她,服務中心常送紙類與瓶罐給她,平時若有食物或衣服,也沒忘了她。有時大兒子要北上化療,孟訓牧師的爸爸也會補助交通費。
 
3年前,服務中心替阿月姊申請了1919食物包,吃的、用的,一應俱全,讓她很開心。其中,她最喜歡大土豆麵筋,「可以配稀飯或白飯」。最希望收到什麼呢?她側頭想了想,笑著說:「如果有不辣的豆腐乳,那就更好了!」
 
厝邊頭尾一起相挺
剛來服務中心時,阿月姊是孩子口中的「瘋婆子」。孟訓牧師表示,之前她常蓬頭垢面地蹲在教會門口抽菸喝酒,每次一喝醉就胡言亂語。「好膽你們再叫一次!」自尊心極強的阿月姊,只要聽到孩子笑她,便會猛烈回擊,開始上演「阿月罵街」的劇情。
 
「阿月姨,對不起,我們不該亂取綽號。」孟訓牧師要孩子先向她道歉,再對她曉以大義:「阿月姊,我們大人應該做孩子的榜樣,以後妳儀容要注意,也不要在門口抽菸喝酒。」另一方面,他也帶孩子幫忙將物資送去她的工寮,讓孩子們體會阿月姊生活的不易。
 
孟訓牧師指出,過去3年來,阿月姊除了收紙箱與瓶罐,還拓展了「代客倒垃圾」的服務。下午4點,許多鄰居會將垃圾袋擺到門口,交由阿月姊統一處理,並給她些許費用。錢雖不多,但付水電費是夠的。
 
阿月姊現在已是志工,常引介弱勢家庭的孩子到芥菜種1919陪讀班。陪讀班有對小兄弟,就是她介紹來的。兩兄弟的媽媽來自越南,目前失聯。爸爸是瓦斯工人,對孩子的教育無力關注。但在陪讀班老師的陪伴下,兩人的音樂與體育天份被發掘出來,不僅增強自信,也大大減輕了爸爸的壓力。
 
守著破屋等待重建
阿月姊住的木造工寮約7張榻榻米大,因不耐潮濕,屋頂腐朽漏水,現在勉強用帆布蓋住。區公所考慮要將這一帶的老舊建築拆掉重建,一年租金只要3百元,但前提是自己得出10萬元的重建費用。阿月姊雖努力做資源回收,但只能勉強餬口,根本無力重建,只能守著破屋一天過一天。而比起重建,罹患血癌的大兒子更讓她掛心。「他最懂事,知道媽媽辛苦,我有困難時,都會寄錢給我,現在就只希望他能快快恢復,健康生活。」她心疼地說。
 --*--   --*--   --*--   --*--   --*--   --*--   --*--   --*--   --*--   --*--   --*--   --*--
後記:
阿月姊告知孟訓牧師,她的戶口多年來一直在前夫家中。雖曾遭遇水災,但自己可以工作,又有食物包,生活勉強過得去,所以一直不覺得要申請低收入戶補助。目前孟訓牧師還在跟她溝通中,希望能說服阿月姊,別讓自己的權利睡著。未來若工寮需要重建,服務中心也會幫忙募款,讓阿月姊有個不漏水的家,不用再擔心蘇澳的「厚雨水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