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7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7年10月份

再累都值得
2017.10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在電子公司擔任秘書的慈琇(化名),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,經常要忙到晚上9點多才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家。經濟不景氣,怕公司裁員,她總是兢兢業業地工作。身為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,有3個孩子要養,她可經不起任何意外。
 
疑難雜症請找淑如

慈琇的先生萬瑞(化名),原本在貨運行上班。隨著3個小孩接連出生,為了多賺點錢,他決定改行,跟父親一起做水泥砌磚工。砌磚一天工錢有2千元,若好好做,不愁吃穿。但萬瑞動作慢,砌的磚比人少,加上父親退休,漸漸地沒人找他了。眼看上有年邁父母,下有3個嗷嗷待哺的孩子,而自己卻連打零工都找不到,萬瑞陷入重度憂鬱中。最後走上絕路,喝鹽酸自殺。
 
「那是15年前的事了,記得那天凌晨5點多接到慈琇的電話,說先生出事了。」新北市深坑喜樂1919服務中心的志工黃淑如師母說。淑如與先生吳政遠在深坑開眼鏡行,慈琇的妹妹是店裡的客人,因而輾轉認識。淑如古道熱腸,許多客人到最後都變成好朋友。當地街坊有句話:「有疑難雜症,可以到眼鏡行找淑如。」所以萬瑞自殺後,慈琇第一個想到的,便是淑如。
 
先生走時,慈琇才28歲。一個人要獨自養育3個稚子,4歲、3歲、1歲,還要照顧年邁的公婆。看到小孩就愛心大發的淑如與政遠,決定先接手幫忙照顧3個小孩。於是政遠每天開車將3個孩子送到景美的小撒母耳學園,讓慈琇可以專心處理丈夫的後事。他們倆就像一張大網,接住了慈琇一家,讓他們能有餘力來面對接踵而來的挑戰。
 
有食物包鬆一口氣
慈琇每月薪資3萬多,不符合低收入戶申請標準,幸好房子是公公的,不用付租金。但7年前公公中風癱瘓,1年前婆婆又罹患癌症。有半年時間,兩老同時臥病在床,須請兩個看護輪流照顧。先生萬瑞的兄弟姊妹雖有共同分擔看護費,但他們的狀況也不好,慈琇每個月還是得分擔1萬元。
 
去年婆婆過世後,看護費降至6千元。但因為公公躺臥的電動氣墊床需不斷電,以致每月電費高達8千元。再加上3個孩子的學費與生活費,合計也要1萬5千元以上,因此每個月仍入不敷出。
 
為了幫慈琇減輕一點壓力,從4年前起,淑如替她申請了1919食物包。慈琇清楚記得政遠送來的那天,看到食物包後,她大大地鬆了一口氣:「裡面的每樣東西我都好愛喔,都是我最需要的!」偏好麵食的她最常煮桂格燕麥麵,再打開鯖魚罐頭,一碗香噴噴的海鮮麵就是她最愛的晚餐。
 
孩子長大品學兼優
15年來,3個小孩在慈琇辛苦養育與淑如夫婦照顧下,品學兼優,一點也不用人操心。他們還認了淑如與政遠為乾媽乾爹,下課後也會到陪讀班寫功課。
 
「老大目前在苗栗讀大學,週末都會回陪讀班當志工。」淑如笑著說,老大小時候很「盧」,陪讀班規定要先寫功課才能玩,老大便會問上3個小時「為什麼?」,讓老師差點發瘋。
 
現在他長大了,既懂事又愛心。在與乾媽討論後,這學期已轉學回台北,幫忙教陪讀班。老么芊芊(化名)國中以前話不多,從小對父親沒印象的她,特別黏媽媽。在淑如與政遠的陪伴關懷下,現在整個人開朗起來,回家都會與慈琇討論學校發生的大小事。
 
奔波勞累不再遺憾
慈琇深知中風的公公掛念兒孫,每周末都會邀大伯、小姑、姪子們回深坑與公公吃飯,自己則擔任總舖師下廚張羅。慈琇說:「身為人母,我知道父母思念孩子的心。公公周末只要看到兒女與孫子回家,就好高興。」
 
不久前,慈琇的爸爸因尿毒症洗腎,現在每周兩天她要從深坑開車趕在早上6點前到石碇,送爸爸去洗腎。7點半待爸爸洗腎結束後,再開回深坑上班。要顧公公又要看顧爸爸,兩頭奔波,難道不累嗎?慈琇表示,婆婆的癌症第一時間沒檢驗出來,導致病情惡化,很快就走了,讓她很自責。現在她想把握機會,好好照顧公公和爸爸。為了不再有遺憾,她再累都值得!
 
「我很感謝1919食物銀行的幫助,透過社會大眾的愛心捐贈,讓我可以把日常用品的開銷挪去支付公公的看護費與小孩生活費。」慈琇笑著說:「我的口很拙,但真的很謝謝1919。在你們的幫忙下,我的3個小孩都順利長大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