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勢兒童陪讀

救災重建故事

首頁 > 重大災難救助 > 救災重建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8月份

走過洪水 進入迦南
2019.08.01
文/李鴻影、簡伯駿  圖/編輯室
88風災10周年
2009年的88 風災,造成南部與東部共681 人死亡、18 人失蹤,這是許多台灣人不堪回首的慘痛記憶。當時基督教救助協會在一個月內總共動員了萬餘人次的志工,募集了1億5 千萬的善款,以3 年時間,完成11 項重建計畫。
 
88 風災3 年重建工作,對後來救助協會的救災機制,產生了極大的影響。當時擔任救災執行長、現任1919 食物銀行總監的張謙方表示,歷經88 風災洗禮後,救助協會在救災理念與功能上,有了很大的改變。之前以救災為主,風災後則轉為建構減災、備災、應變,及復原系統的災害管理模式,並設立了1919 食物銀行。
 
88 風災後,因為部落災民離家遷村,極需心靈上的支持,救助協會因此與世界展望會合作,認領重建了5 間災區教會,包括:安息日會大社教會、達瓦蘭長老教會、好茶循理會、瑪家長老教會,及譜力姆循理會(前中間路循理會)。他們在重建時期發揮撫慰、安定人心的功能,而今則成為居民服務、社區營造的引導者。
 
救助協會所認建的教會,有4 間座落在禮納里部落( 安息日會大社教會、達瓦蘭長老教會、好茶循理會、瑪家長老教會)。在88 風災後,屏東霧台鄉好茶村、三地門大社村,及瑪家鄉的瑪家村受損嚴重,便集體遷村到瑪家農場禮納里部落。現在到禮納里,會看到一棟棟小木屋,屋前草木扶疏,綠樹成蔭,仿佛置身歐洲小鎮。不時還有許多原民圖騰的個性商店帶來驚喜,無怪乎有「台灣普羅旺斯」的美譽。
 
1919譜力姆 山中有傳奇
唯一不在禮納里部落的循理會譜力姆教會,位於牡丹水庫旁,依山傍水,寧靜清幽。魏花美牧師陪伴著會友,由水庫上游舊部落(malingalingac)遷來此處。其實風災前,舊部落就因土地滑動,出現裂縫,甚至形成偃塞湖。村民們原就計畫遷村,只是一直找不到適合的土地,沒想到88 風災加速了他們的遷徒。
 
初來時,族人心有餘悸,不敢回山上農作,而新部落能種的作物有限,幾乎沒有農產,居民困苦又鬱悶。「還好救助協會開始了1919 食物銀行,許多家庭就靠著食物包和急難救助金撐過那段時期。」魏花美牧師指出,現在許多老人家都會回到距離一公里的舊部落耕作,逐漸恢復了以往的作息。
 
路口的教堂,是社區的地標。魏花美牧師表示,大家都不敢回山上的教堂聚會,可是要建新堂談何容易。「就在大家坐困愁城之際,救助協會得知我們的需要,將教會納入所認領的5 間重建教堂名單中,才有今天的普力姆循理會。」
 
魏花美牧師一直深以部落的美境為傲,因此積極開展社區營造。盼望藉著部落體驗營的方式,或2 天的部落之旅,能與更多人分享山中的傳奇之美。
 
1919循好茶脫鞋子部落
好茶部落屬於魯凱族,是「雲豹的傳人」( 傳說雲豹引路,把好茶部落的祖先從台灣東部海邊引到舊好茶)。循好茶1919 服務中心前主任杜玉玲牧師指出:「好茶的社會階層分明,大頭目、貴族及一般平民,在住屋、衣著、生活方式有很大的不同。」但風災過後,無論高低一律住在永久屋中,許多貴族花了不少時間才慢慢適應。
 
杜玉玲於2 年前離開好茶部落,在她14 年的服事中,曾發生2 次嚴重風災,其中88 風災讓整個好茶村都淹沒在泥石流中,造成許多人無家可歸。「很多人會抱怨,甚至離開上帝,連我當時都一度身陷低潮。」
 
面對危機,杜玉玲靠參加諮商和情緒釋放活動,讓自己繼續面對挑戰。「我也有參加救助協會辦的『牧者喘息活動』,到別處散心,轉換心情。謝謝救助協會協助我們重建教會,並長期提供急難金與食物包,讓我們族人能度過那段最艱難的歲月。」
 
如今好茶部落已發展出自己的特色,有近40 個家庭開放為民宿,以接待家人的方式接待旅客,也順便推廣部落文化。在這裡,進門一定要脫鞋,代表融入在這個家。因此好茶部落又名「脫鞋子部落」,盼望來到這的旅客,都有回家、無拘無束的感覺。
 
1919達瓦蘭 「大家好」 
達瓦蘭1919 服務中心所在的社區,屬排灣族最古老的大社部落。前主任田天財牧師表示,大社是古老的「拉瓦爾群」(Raval),承襲了排灣族傳統的文化與藝術,出了很多國家級的藝術家。他說:「得國家文藝獎的撒古流和伊誕兩位藝術家,都是出自大社!」
 
在救助協會協助下,達瓦蘭在禮納里重蓋了教會。大門口的十字架,融合直線與弧線造型,又以鮮紅色塊點綴,充分展現出大社部落的獨特之美。
 
田牧師表示,重建區裡有3 個部落,若在以前,因文化不同加上利益衝突,很可能就發生戰爭。但如今在上帝的愛中,大家都彼此接納,和平共處。「我從大社、瑪家與好茶各取了一字,強調禮納里是『大家好』部落,就是希望部落間能共榮共存,共贏共好。」
 
1919 安大社 每季返鄉一次
安大社1919 服務中心也屬於大社部落,前主任巴進達牧師表示:「以前在山上很悠閒,現在鄰居多了,刺激也多。看到瑪家及好茶在發展他們的特色,大社為了求新求變,生活步調也快多了。」
 
大社的青壯年多以建築工、鐵工為業。白天至鄰近城鎮工作,晚上則返回禮納里與長輩居住。「以前住山上時,因有自己的農地,吃喝都不用花錢。到了山下,三餐得自己煮,食材也得花錢買,開銷增加不少。幸好有救助協會的1919 急難救助金與食物包,幫助很多社福邊緣戶度過難關。」現任主任林德富牧師指出。
 
5 年前,許多耆老還會騎車或開車,回到舊大社部落的農地工作,但現在都老了,也跑不動了。因此服務中心每3 個月會安排一次「返鄉」行程,每次約有90 人參加。週五開車上山,周日下山,讓長者一解鄉愁。林牧師說:「但這10 年出生的孩子,對原鄉就沒有那麼強烈的感情了,他們已經是禮納里人了。」
 
1919 瑪家 打造快樂天堂
瑪家部落於2010 年12 月遷移至現址。瑪家長老教會胡錦章長老表示,禮納里一直就是瑪家部落傳統的領域,是老祖先一直想要定居的地方,後來因88 風災而提前落實了。
 
以前族人分散在山林間,探訪要走許久,而今大夥群聚在一起,就比較容易互相照顧了。「過去部落長輩看病,下山至少要1 小時。現在離最近的醫院,只要3 公里。開車上高速公路,10 分鐘就可以到醫院,真的方便很多!」胡錦章長老說。
 
交通方便,在外工作的年輕人便能經常回家。「面對高齡化、少子化的時代來臨,我們要打造這裡成快樂天堂,讓老人安然居住,孩子得到照顧,年輕人才能在外安心工作。」
 
禮納里的瑪家教會於2010 年興建,當初只是一個容納50 人的會堂,後來考慮到老人和孩子事工的需要,又增建了副堂。但因經費有限,蓋蓋停停,預計要到今年10 月 下旬才能舉行獻堂典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