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9/12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12月份

【封面故事】前面的路還很長
2019.12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10年前的莫拉克風災(88 水災),沖毀了台東金峰鄉嘉蘭村近百戶民宅。後來政府在原村落東西側興建永久屋,目前大部分村民就住在其中。經過數年重建,新嘉蘭村已成為別具特色的原住民部落。由於居民以魯凱族和排灣族居多,而百步蛇是排灣族的傳統圖騰,因此房子外牆都點綴著黑白交錯的三角形圖案。
 
沒錢搭棚子 坐給電視看
除了百步蛇圖騰,這裡的房子還有個特色:前院多設有一座又長又寬的鐵皮棚架。61 歲的督瓦(化名)說:「我們排灣族愛在家門口聊天,棚子可以擋光、防雨,好天壞天都能一直聊下去。」
 
但督瓦的院子既沒圍牆也無棚架,只有一塊長滿雜草的空地。「水災後,很多以前的鄰居都搬到其他地方,家裡也沒錢搭棚子,只能坐在家裡給電視看。」他說。督瓦的太太已過世20 多年,原本與大兒子一家同住,小兒子則長期在外。
 
為了照顧老爸,督瓦兒子一家在兩年前搬回來嘉蘭。媳婦依蘭(化名)說:「有一次我們在二樓聞到燒焦味,老公跑到樓下,發現瓦斯爐上的湯已經燒乾在冒煙了,但老爸卻在客廳打瞌睡,完全沒感覺。那天如果我們不在家,房子可能就燒起來了。」
 
早上去醫院 隔天就走了
督瓦有兒子、媳婦、三個孫女為伴,本該老懷堪慰,但沒想到大兒子搬回來不久就過世了,當時小孫女小奈( 化名) 才10 個月大。提起這段傷心過往,督瓦與依蘭都流下了淚,久久無法言語。「我的兒啊…」督瓦掩面啜泣。依蘭說:「他腳受傷,變成蜂窩性組織炎,引發敗血症。早上送去醫院,隔天人就走了。」
 
依蘭父母早逝,從小由阿嬤和叔叔帶大。叔叔是嘉蘭長老教會的長老,得知姪女婿過世,便發動教會弟兄姊妹前往陪伴。在部落若有人過世,通常族人會至喪家陪伴,這是為期一周的安慰禮拜。依蘭說:「這段時間,叔叔一手包辦了喪葬費,教會姊妹則幫我們買菜煮菜,接待客人,讓我和爸爸輕省很多。」
 
除了小奈,依蘭另外還有兩個與前夫所生的女兒。一家5 口現在就靠督瓦的老人年金與3 個孩子的各種補助生活,每個月約有1 萬8 千元,還好房子是自己的,不用付房租。
 
「但小奈的尿布、奶粉,加上兩個讀國中女兒的文具、襪子、球鞋…,樣樣都要錢。而小奈還有天生唇顎裂,每半年得至高雄鳳山醫院治療,一趟交通費下來要花4、5 千元。嘴已經縫合了,但因為沒有上顎骨,長不出牙齒,未來還要做很多次整形手術。」依蘭無奈地說著。
 
除了救助金 還有食物包
去年春天,督瓦突然發燒想吐,依蘭立刻騎車載他到台東市就醫。原來他肺積水,得立刻開刀,因病情嚴重,在加護病房整整待了一個禮拜,單單醫藥費就要7 萬多元。醫院社工得知督瓦的經濟狀況後,將費用降了一半,「但我們還是付不出來,只能先跟親人借。」
 
當時嘉蘭1919 服務中心主任林美香傳道,也到醫院關心督瓦,並立即為他申請了2 萬2 千元的救助金。美香傳道指出:「除了救助金,我們之前也替他們申請了1919 食物包,希望多少能減輕他們一點壓力。」
 
開刀前,督瓦繞著村子走兩大圈都沒問題,「但現在走10 公尺就喘個不停,小奈我也不敢顧了,追都追不上她。」可能是開刀後遺症,現在督瓦只要稍微累一點,就會氣喘,所以身上隨時都得帶擴張噴劑。
 
陪伴出低谷 前路還很長
走不動了,督瓦大部分時間只能坐在客廳給電視看。「以前朋友偶爾還會來找,現在同輩都老了、病了,跟我一樣只能待在家裡。」看著窗外空曠的庭院,他若有所思地說。
 
小奈到了要上幼兒園的年紀了,本來依蘭沒錢讓她讀,但竟幸運地抽到了鄉立托兒所,「感謝上帝,能抽到真是太幸運了,省了我好多錢。」依蘭說。小奈去托兒所後,依蘭便能外出工作,減輕經濟負擔。
 
「謝謝美香傳道與救助協會,一路陪我們走出低谷。以後我一定會努力工作,畢竟小奈還小,前面的路還很長呢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