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9/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8月份

【1919 急難家庭】貧病夫妻 不離不棄
2019.08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多雨的桃園新屋一早就下起雨來。63 歲的秀桃站在門口,看著先生阿欽(皆化名)吃力地穿著雨衣,跨上機車。「欽ㄟ,你手術剛結束,下雨天騎車慢一點。」「吼啦,我哉啦!」看著阿欽的背影消失在巷口,秀桃才一拐一拐地走入屋內。
 
她多大 他就關多久
秀桃與65 歲的先生阿欽,住在新屋10 多年了。秀桃的先生在湖口電子工廠做清潔工,每個月有1萬7 千元。秀桃有兩個兒子,但每每提到他們,她就連連嘆氣:「悲哀呀,有兒子比沒有還悲哀。」
 
阿欽47 歲的大兒子已經成家,但經濟困難,無力奉養父母。小兒子22 年前因為販賣毒品被關,去年才出獄。他的一對兒女小寬與小玲(皆化名),都是秀桃一手帶大。「小玲滿月時,他就進去關了。所以她多大,他就關多久。」
 
小兒子讓父母非常操心,但孫子們則格外懂事聽話。小寬很早就進入工廠上班,去年8 月轉了正職,每個月薪水近3 萬,可分擔些許房租。小玲還在亞洲大學社會系就讀,成績優異,常拿獎學金。秀桃說:「小玲每個禮拜都回來看我,我說省省,講電話就好,但她還是堅持回來。」
 
輪流看病 藥分著吃
秀桃與阿欽夫婦的心臟都不好,皆裝有支架。阿欽腰不好,而秀桃骨質疏鬆,行走不便,加上有糖尿病,視力也不佳。阿欽的薪水扣掉房租、水電,剩不到7 千元,幾乎都花在醫療費上。秀桃說:「我們兩人都常生病,每次看病,常常幾千元就沒了。」
 
家裡經濟壓力大,為了省錢,兩人常常輪流看病,藥則會分著吃。「反正藥看起來攏同款嘛!」秀桃說。家裡本有1 萬多元低收入補助,但小玲高中時,申請單位以他們有繳保險費為由,推測有額外收入,而駁回申請。秀桃又氣又無奈地說:「嚨係借來的錢啊!」後來在社工協助下,才申請到桃園市社會局新屋家庭服務中心的援助。目前一年能領兩次的米、麵、醬油,及食用油等生活用品。
 
生活雖清苦,但秀桃的人緣不錯,鄰居常送來自家蔬果,甚至還有全新的熱水壺、冰箱。她拿起一只嶄新的水壺說:「前天隔壁來厝內坐,看我的茶壺壞去,昨天就送來這只全新的。」
 
不用擔心 孫子會養我們
去年4 月,阿欽不慎摔傷了腰,生活起居都無法自理,需仰賴他人協助。即便動了脊椎手術後,仍不見好轉,無法自行下床,連小便都得跪在床上解決。因此5 月底,又在林口長庚醫院動了第2 次刀,整整住了1 個月的院。
 
兩次手術醫療費高達5 萬多元,秀桃只得到處借錢。幸好新屋家服中心的社工將他們轉介給新屋1919 服務中心,由新屋服務中心志工們接續關懷。志工說:「看到他們夫妻沒錢看病,甚至得共用藥,大家立刻掏腰包幫助他們。」
 
隨後又幫他們申請了2 萬2 千元的1919 急難救助金,用來支付2 個月的房租。秀桃說:「當時阿欽躺在床上,阿寬跟女友住在外面,全家沒了收入,幸好有1919 急難救助金,我們才能撐下來。」
 
同時也幫秀桃申請了1919 食物包。秀桃表示,「跟其他社福團體不同,食物包品項豐富,吃的、用的都有,非常實用。其中,我最喜歡清潔用品了,尤其是沐浴乳,洗起來好香好清爽。」
 
去年9 月,阿欽終於能上班了。加上阿寬與女友分手,也搬回家來住。房租與生活費都有了著落,家裡慢慢步上正軌,秀桃的活力恢復了,笑容也多了。她感謝地說:「那陣子還好有1919 救助金、食物包,和志工的支持,真的很感謝!」對於未來,秀桃只希望孫子們能好好照顧自己,不要讓兩老煩惱。「他們都說不用擔心,因為會養我們,想到孫子,就覺得很欣慰。」她笑著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