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9/4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4月份

【1919 急難家庭】全職奶爸求生記-甘美台福1919 服務中心
2019.04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7月的高雄美濃盛產香蕉與芭樂,放眼望去,綠意盎然。然而因缺乏其他工作機會,青壯年到城市謀生,人口老化嚴重,平日街上甚為冷清。
 
43 歲的阿信( 化名) 是美濃客家人,2 個姐姐嫁至外地。他原本在高雄美商公司工作,10 年前父親過世後,阿信就辭職回家陪媽媽。但因工作機會不多,只能當貨運司機,月薪約2 萬元,休假時就到媽媽的小服飾店幫忙。
 
苦命阿信 新手奶爸
美濃人少,找對象也難,一轉眼都要40 歲了,阿信仍孑然一身。就在此時,阿桃( 化名) 走進他的生命。「她是印尼人,在鄰居家做老人看護,我們相識後相戀,很快就結婚了。」阿信特別喜愛小孩,阿桃也很爭氣,很快就懷孕了。「老公,你以後想要幾個孩子?」「越多越好。」「那給你生一打?」「哇,好啊!」
 
但不幸3 年前,阿桃因難產過世了。小倆口的增產計畫,從此成了阿信永遠的痛。「她羊水一直沒破,醫生說不用急,第一胎都很慢。誰知道她是羊水栓塞,孩子救回來了,但她卻走了。」阿信越說越激動,連脖子都漲紅了。「從此朋友都叫我『苦命阿信』了。」阿信一邊抱著2 歲半的兒子樂樂,一邊苦笑說。
 
辭去工作 照顧稚子
樂樂還不滿3 歲,但體重足足有20 多公斤。「他現在可以吃大人食物了,一個月只要喝2 罐奶粉,之前一個月至少要4 罐。還好有1919 食物銀行提供奶粉,真的幫了我大忙。」話沒說完,只見樂樂掙脫老爸雙臂,邁開結實的小腿朝餐桌跑去,胖嘟嘟的手往桌上碗公掃了過去。「樂樂,不行!」阿信轉身,一個箭步衝過去,左手擋住兒子的攻勢,右手環抱住水桶腰,吃力地把他拖了回來,及時免除一場災難。
 
原來阿桃難產後,因媽媽年邁,阿信只得辭去工作,在家帶樂樂。而服飾店的狀況不佳,到最後一家生活就只能靠媽媽一個月7 千元的老農年金,連孩子的奶粉與尿布錢都付不出來。
 
送食物包 也送奶粉
還好透過區公所介紹,阿信向救助協會求援,由甘美台福1919 服務中心進行關懷。服務中心主任徐悌祐傳道在了解阿信的情形後,替他們申請了2 萬元的1919 急難救助金,讓新手爸爸能購買奶粉尿布,先撐過頭幾個月。樂樂胃口甚好,用救助金買的奶粉很快就不夠喝了。還好就在快斷炊之時,悌祐傳道又送來1919 食物銀行捐贈的2 大箱奶粉。
 
不久,悌祐傳道又替阿信申請了1919 食物包。問他食物包中哪些物資最有幫助?「當然是奶粉和尿布囉!」阿信脫口而出。悌祐傳道表示,一開始阿信對服務中心保有戒心。因為救助協會與其他社服單位給物資的方式不同,有既定流程,得先填寫個案紀錄表,還要提供戶口名簿與身分證等個資。但通過審核後,志工不但很快送來食物包,還特別加送嬰兒奶粉,又常來關懷慰問,讓阿信備感溫暖。
 
幫兒找媽 誰敢嫁我
阿信家旁有塊約300 坪的農地,種了100 多棵芭樂樹。平時他當奶爸空閒之餘,就是照顧這些果樹。現在小農在網路上賣東西不是正「夯」嗎?若經營得好,對生計不無小補,但他卻嘆氣道:「這些果樹有10 多歲了。頭兩年結果品質不錯,也能賺點奶粉錢。但後來卻每況愈下,不是果子太小,就是不甜不香,只能自用或送人了。」阿信表示,買新苗、整地、肥料加上工人的錢,隨便就得花9~10 萬。現在當務之急,還是等孩子上幼稚園後,再做打算。
 
「苦命阿信」這些年雖多經磨難,但削瘦的臉龐依舊帥氣,身材也沒有走樣,堪稱型男奶爸。阿信表示,考慮樂樂大班後再送去幼稚園。樂樂上學後,他就能外出工作了。「但我還是希望能幫兒子找個媽,不然他去學校肯定會被問、被笑是沒有媽媽的孩子。但美濃人口嚴重流失,去哪找對象?即便有合適的對象,又有誰敢嫁給我呢?」阿信只能苦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