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8/11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11月份

【封面故事】絕處幸逢生,急難遇貴人
2018.11.01
文/黃莉雯  圖/鬥士陳創意工作室
他曾經是開車在橋上尋死的絕望者,但如今,卻成為許多絕望者的生命貴人!陳金樹,高雄潮寮1919 服務中心的志工,以他絕處逢生的生命歷程,為「複製愛」,做了最完美的詮釋。
 
妻離子散 什麼都沒有
現年57 歲的陳金樹,生長在桃園龍潭鄉下。家中務農,有5 個兄弟姊妹。排行最小的他,從小立志賺大錢,國中一畢業,就到台北學做生意。「我賣過菜,開過雜貨店,也開過計程車。」一心想賺大錢的他,幾乎沒受僱過,都是自己當「老闆」。
 
走上絕路 看到十字架
30 歲那年,金樹開在三重的金屬硬化熱處理工廠,因租金過高,不堪負荷,後來帶著妻小移到高雄大寮。高雄租金便宜,加上努力,幾年下來終於買了棟房子。「想不到亞洲金融風暴,台灣產業外移到中國,結果生意一落千丈,就算24 小時開工,狀況仍愈來愈糟,最後欠下1 千多萬的債。」金樹感嘆地說。
 
債台高築的金樹,日夜操勞奔走。身體累壞了,婚姻也沒了,3 個子女有2 個寄養在大嫂家。最後連房子也被查封,人生跌落到最谷底。「我不酒不賭,拼鬥半輩子,想不到竟落到這般田地!」金樹怨嘆人生無常。幫金樹投保多年的保險員看不下去,竟告訴他一條「絕」路!「這個月的保費我幫你墊,現在開始你不要跟我連絡,你要製造交通意外。你不能自殺,也不能喝酒,不然孩子領不到理賠金。」金樹心想:「最起碼,我還能為孩子留點錢。」
 
2002 年,錢莊的期限到了,欠債累累的金樹開著車在萬大橋上衝來衝去,但怎樣都沒勇氣撞下去。最後他打了個電話給大嫂,把孩子託付給她。大嫂不知道怎麼勸他,只跟他說了一句話:「你現在的狀況,只有耶穌可以救你。」結果金樹把頭一抬,竟然看到一個十字架!於是他開車下橋,來到十字架的地方,就是高雄潮寮長老教會,開始了人生的第二條命。

 
躲進教會 牧師幫還債
潮寮教會的林豊彬牧師開了門迎接他,「他根本不認識我,但和我談過幾次後,就讓我住在教會躲藏了3 天,還送三餐給我。」孑然一身又冒昧拜訪的金樹,感受到牧師對他的接納,以及前所未有的溫暖。
 
有天晚上,牧師夫婦拿了60 萬元來找他,說是他們孩子的教育基金,要先讓金樹拿去還地下錢莊的債。「我超震撼的,怎麼會有這麼捨得的人?」金樹激動莫名,也決定好好面對債務。後來金樹改做資源回收,單親加上新工作開展,無法全心照顧孩子,前妻將大女兒帶走,他便把跟在身邊的二女兒寄養牧師家半年,小兒子則跟他作回收。
 
還債過程中,教會弟兄姊妹不時的幫忙,金樹也特別感謝幾位陪伴他的好友,「除了林牧師一家,傅春風長老協助我解決地下錢莊的債務;蔡主恩長老是我的麻吉,不管是我住院、工廠火災或債務談判,他總是陪在我身邊;更感謝女友美玲陪我渡過許多生病住院的日子,以及兒女對我的包容與支持。」金樹說,沒有這些生命中的貴人對他不離不棄,也就沒有今天的他。
 
人生考試 很怕被當掉
外在環境的連番打擊,一度逼陳金樹走上絕路,但其實他身上還有5 種以上的病,每種都可能致命。「僵直性脊椎炎併發類風濕關節炎是主要的病,33歲發病至今,纏鬥了24 年,半夜經常痛到下不了床,每天都靠類固醇止痛。但類固醇吃多了,又讓我的血管硬化,皮膚變薄,經常皮破血流,也常無預警心跳加速,常要勞煩林牧師送醫。」他說。
 
長期吃西藥,金樹的腸子變得很容易沾黏,膀胱也出問題,加上免疫力降低,一感冒就引發肺炎。細算10 年內,經歷的大小手術,就高達30 多次。「僵直導致口腔硬化,移植神經花了14.5 小時,頸椎開刀3 次,腳踝鎖螺絲開刀4 次,左手韌帶斷裂開刀2次,換髖骨開刀1 次,還有耳朵、眼睛等。」他笑稱,每次住院開刀,都像人生期末考,「很怕過不去,當了。但感謝上帝,祂總是一次次領我走過死蔭幽谷。」
 
幫助弱 只求複製愛
現在金樹開金屬回收工廠,千萬債務也已清償。每筆還款單據,他都細心保存。他現在是潮寮1919服務中心關懷機動組的志工,救助急難家庭,送食物包給弱勢家庭。哪裡有需要,就往哪裡去。他同時也是創世、華山等社福單位的志工,一週2 次以上關懷弱勢長輩,陪醫拿藥送物資。
 
從越南嫁到台灣10 多年、在磚窯廠工作的美蘭(化名),在生第三胎、先生糖尿病需截肢之際,金樹為她申請1919 急難救助金,還找人幫忙募傢俱、做月子、帶小孩。49 歲大腸癌三期化療中的阿石(化名),妻子為了照顧他和2 個年幼女兒無法工作,金樹也剛幫他申請1919 救助金與食物銀行。
 
「我病過、窮過,曾身無分文,走頭無路,但上帝沒有放棄我,讓我能絕處逢生,重新站起。我深深知道急難家庭那種無奈又急迫的需求,所以決心奉獻一生來服務那些有需要的人。我不敢說我是他們的生命貴人,只求能複製上帝的愛,延續牧師與教會弟兄姊妹對我的愛。」金樹感恩地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