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8/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9月份

【封面故事】把小樹扶正
2018.09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宣愛1919 服務中心位於桃園中壢區新街國小旁的大馬路上,2013 年起開始進行社區兒童關懷工作,並於2015 年設立宣愛1919 陪讀班。
 
目前有國小生15 名,學生都來自新街國小。「琦文師母,你們陪讀班還有名額嗎?學校現在有個孩子,想轉去你們那兒。」「對不起主任,這學期又滿了,
最快也要等到下學期。」
 
一路摸著石頭過河
服務中心主任盧琦文師母留著一頭烏黑短髮,白皙的臉龐掛著一副黑色膠框眼鏡,看起來就像個老師。她表示,教會剛搬來時有很多閒置空間,為了「物盡其用」,便想開個國小課輔班,從沒想到會有一位難求的景況。琦文師母嘆道:「因為經費與老師有限,所以我們一直無法再增加學生。」
 
琦文師母說:「一開始想做陪讀班時,我毫無頭緒,因為我的專業是神學,不是社工。一路都是摸著石頭過河,不斷嘗試出來的。」她指出,孩子放學後肚子會餓,但受限於預算,無法提供點心或晚餐,於是她就去找附近的便利商店或餐廳幫忙,但商家多以安全考量為由拒絕。
 
「還好後來與救助協會合作設立1919 陪讀班。協會幫我們媒合企業資源,常寄來新鮮的海紅鯛,還有1919 食物銀行台中園區也會送我們料理包,現在我們再也不用擔心孩子們的營養了。」

他們是怎麼長大的
宣愛陪讀班的學生多來自外配、單親及隔代教養家庭。陪讀班就像他們的家,一進來就不想離開,就連周末、寒暑假,也都會主動報到。因此,琦文師母特別開設「週六少年主日學」與暑期營隊,好讓孩子能過一個充實的假期。
 
班上學生有個共通點,就是都很怕琦文師母,但又很愛她,把她當自己的媽媽。琦文師母說:「這些孩子就像長歪的小樹,因為上一代的疏忽,讓他們在生活、學習、操守上,無法正常發展。而我們既然看見需求,又豈能視若無睹?當然是盡可能地想辦法將他們扶正了。」
 
5 年前,透過學校老師的轉介,小5 的小宏與小4 的小橋( 皆化名) 來到陪讀班。初次見面時,兩兄弟身上的異味,讓琦文師母與志工聞之色變。兩人年紀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要如何教他們洗澡?幸好請教會裡的大哥哥出馬,才幫他們解決洗澡問題,連男生的生理常識,也一併傳授。
 
除了個人衛生不及格,兄弟倆許多生活常識也一竅不通。琦文師母直嘆:「真不知他們是怎麼長大的!」因父母離異,他們由爸爸阿慶( 化名) 負責照顧。阿慶是建築工人,收入不穩又貪杯,將所有責任拋諸腦後。「我不管,誰管?」因此琦文師母成了他們的媽媽,除了督促作業,還得代簽聯絡簿、保管健保卡,還幫忙將他們戶口遷到區公所。
 
你們老爸在哪裡
小宏智商不高,有學習障礙。弟弟小橋則足智多謀,反應快,生活大小事都是哥哥聽弟弟的。阿慶收入有限,一家三口擠在一間小套房。一天深夜,兄弟倆躺在床上,「啞」的一聲,門開了。先醒來的小橋發現不妙,「不是老爸,是房東!」房東把燈打開,開始大小聲:「還睡!你們老爸在哪?欠了3 個月房租,又賴著不走,是存心找碴嗎?」
 
小宏被眼前這個暴跳如雷的阿伯,嚇到不知所措。小橋則趕緊跳下床,狂奔至服務中心求救。琦文師母說:「我趕到租屋處時,房東已不見蹤影,只見被打到滿頭包的小宏躲在角落哭泣。」兄弟倆慘遭池魚之殃,阿慶又沒有手機可以聯絡,琦文師母只能先安撫兩人情緒。她指出,因為常繳不出房租,阿慶三天兩頭都得搬家。最近住到內壢,兄弟倆必須搭火車上下學,常常遲到。
 
小橋聰明,卻也讓人傷透腦筋。琦文師母表示,弟弟偷錢本領高,只要有他的地方,就有人丟錢。舉凡同學、老師、哥哥、老爸,甚至惡房東都曾受害。越偷越大膽的他,甚至偷到陪讀班志工身上!有次一位姐姐來幫孩子們煮晚餐,回家後發現錢不翼而飛,便立刻通報師母。
 
「現場除了妳,還有誰?」「就小宏與小橋。」小宏忠厚,從未偷過錢,最大的嫌疑犯當然就是小橋了。「小橋,師母希望你能勇於認錯,承認錢是你偷的,師母不會打你。我們教室有監視器,但師母不想去調閱影像,希望你能親口承認。」琦文師母溫柔卻又堅持,小橋只好坦承,而此後陪讀班再也沒丟過錢。
 
把他們繼續留在身邊
礙於人手不足,宣愛目前沒有國中陪讀班,但因兄弟倆家庭特殊,兩人國小畢業後,師母還是把他們留在身邊,要求他們下課後一定得來陪讀班報到。今年,小宏順利進入桃園一所私立高中就讀汽修科夜間部,白天則在印表機工廠上班。琦文師母表示:「我鼓勵他除了拿到高中文憑,還得學一技之長,這樣以後才能獨立生活。」
 
而小橋升上國中後,卻越走越偏。靠著小聰明,他在學校收了一幫小弟,時常聚眾鬧事。今年4 月,還因帶刀到學校恐嚇同學,驚動警察處理,最後學校開案,請心理諮商師輔導他。小橋即使膽子再大,這次也被嚇到腿軟。從那天起,他的氣焰減了不少,現在每天會乖乖到陪讀班報到、寫功課。
 
琦文師母說:「這些失衡家庭的孩子,像是一株株長歪的樹,需要時間等待、耐心澆灌,慢慢地扶正,期待能讓更多小樹不要長歪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