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8/5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5月份

【美麗人生】愛的初心 始終如一
2018.05.01
文/張芷芸  圖/簡伯駿
基隆百福1919陪讀班─賴珮瑩老師
 
提到基隆,會想到什麼?雨都?海港?廟口夜市?李鵠餅店?還是到處林立的大小宮廟?「我從小在基隆長大,覺得基隆就是廟多。幾步一小廟,幾街一大廟。而有些宮廟會吸收孩子去參加陣頭、跳八家將,尤其是那些家庭有問題或在學校被排斥的孩子,最容易被吸引。覺得戴上臉譜,穿上裝備,就很威風。結果很多孩子因而荒廢學業,甚至沾染毒品或情色,實在可惜。而陪讀班的孩子都來自弱勢家庭,家長們多半靠打零工維生,工作不穩定,狀況多。因此得付上更多陪伴的代價,才能讓他們走上正軌。」基隆百福1919陪讀班的賴珮瑩老師說。
 
妳很苦  但孩子更苦

小學六年級的小可(化名)聰明伶俐,是陪讀班老師的得力助手。老師忙不過來時,她總會主動幫忙。小可爸爸開公車,早出晚歸。媽媽愛喝酒,經常不在家。曾經讓小可與幼小妹妹單獨在家,結果一氧化碳中毒,幸好發現得早,才撿回一命。
 
單親爸爸阿源(化名)工作不穩定,又要養6個孩子,只能把學齡的3個孩子都送到陪讀班。但阿源只要心情不好,就會拿菜刀嚇唬孩子,讓唸小4的小芳(化名)恨不得趕快長大離家,終結惡夢。
 
小花和小義(皆化名)姊弟也是由單親爸爸照顧,家裡亂到不行,滿屋的回收物讓人寸步難行。但環境髒亂不是孩子最害怕的,而是會家暴又有案底的爸爸。他就像不定時炸彈般,讓他們有如驚弓之鳥,籠罩在暴力陰影中。
 
「每次只要看到孩子們被打到手腳都紅腫瘀青來上課,我就又疼又氣,難過到睡不著。而每當工作繁忙,卻看見學生家庭不改變,我又想起在禱告中上帝對我說的話:『妳很苦,但有那些孩子苦嗎?』然後就擦擦眼淚,繼續走下去。」
 
原來8年前,珮瑩的孩子胎死腹中,讓她十分難過。隔年,她受感動來到基隆百福1919陪讀班當老師,「每個孩子能夠健康地被生出在這世界上,都不是徒然的,都是有神美好的旨意。我的孩子雖然不在了,但我能為上帝照顧更多的孩子。」珮瑩堅定地說。
 
被稱讚  孩子哭了

珮瑩在父親嚴格的管教下長大,從小父親便要求考試一定要一百分,上學絕不能遲到請假,每晚睡前一定把隔天要用的鉛筆都削好…,凡事都一絲不苟。她也不負眾望,不但從小人見人誇美麗聰慧,考試也都名列前茅,並以第一志願考上基隆女中。
 
長髮飄逸、說話溫柔的珮瑩,其實內心剛強,做事有條有理,是孩子們心目中的嚴師。有不懂的數學問珮瑩,可別想偷懶直接得到答案,「把題目大聲唸一次,老師問你,這題到底在問什麼?你覺得要如何拆解?」
 
「8年前失去第一個孩子後,當中又曾流失過雙胞胎,我努力了5年,才終於又在3年前順利懷孕,生下兒子。當了母親後,我好像比較溫柔了,也比較有耐心了。有一次,我對一個剛完成作業的孩子說,『哇,你終於完成了,太棒了,辛苦了!』沒想到孩子竟莫名地哭了起來。對這些弱勢家庭的孩子來說,要想在家裡或在學校被讚賞,真的是奢求。」珮瑩說。
 
好期待  和老師單獨約會

看到孩子們能健康成長,是珮瑩最大的安慰。「孩子能重新拾回自信快樂,再辛苦都值得!」
 
今年寒假開始,珮瑩特別為高年級的孩子設計下午茶團契時間。利用小小的溫馨空間,預備些小點心,和孩子們促膝長談,沒想到孩子們都好喜歡,好期待能和老師單獨約會。
 
基隆地區多元學習的資源較欠缺,但許多過動或有學習障礙的孩子,十分需要創意課程的刺激。因此每次只要救助協會提供愛心企業為孩子規劃的活動時,珮瑩和老師們都會不辭辛勞地帶著他們一路搭火車,再加捷運、走路,去到會場。就只為了擴張孩子們的視野,把握每一次學習的契機。
 
當陪讀班老師前,珮瑩在台北當平面設計師,因此她現在也教孩子畫畫,透過藝術創作療癒受創的心。她有自己的畫室,平常也持續創作,對藝術的熱情多年不減。目前她正著手將去年全家到英國旅行時的所見所聞畫成插畫書。在畫室裡,她放著「我畫,故我在」的字畫,提醒自己堅持創作的初心,正如她對陪讀班孩子的愛,一路走來也始終如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