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8/4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4月份

【陪讀計畫】每個孩子都是寶
2018.04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黃莉雯
台中小太陽1919陪讀班
台中小太陽1919陪讀班位於西屯區何厝國小旁,每周三下午4點,孩子們便會關上陪讀班音樂育樂教室的門窗,進行音樂律動。陪讀班主任,基督教台中救世軍牧師謝文禎微笑著說:「寫完功課,我們就讓男生去打爵士鼓發洩充沛精力,女生則彈琴抒發情緒。為避免吵到鄰居,音樂育樂教室的門窗都是氣密等級喔!」
 
是黑臉也是白臉
小太陽陪讀班每週一至五上課,有20名國小生、4名國中生,多來自單親、隔代教養等弱勢家庭。其中不乏有過動症、自閉症或妥瑞氏症的孩子。他們因家庭教養功能薄弱,成績多敬陪末座。因此除了幫孩子們提升學習成績,謝牧師與師母非常強調愛與關懷。文禎牧師說:「很多事,孩子只會跟師母講,連他們的爸媽和老師都不知道。」余春鳳師母有師專背景,修過特教學程,當過幼稚園老師,和藹中帶著一絲威嚴,對弱勢孩子特別有負擔。
 
「不管他們的家庭環境如何,每個孩子都是單純可愛的。」春鳳師母表示。因為感受到師母真誠的愛,孩子們受傷破碎的自信被修復,除了願意跟師母講內心悄悄話外,也會遵守她所訂的陪讀班規。進到陪讀班後,孩子會先在音樂教室一起禱告,再開始寫作業。若發生失序行為,師母會出聲責備,但也會溫柔安慰。文禎牧師開玩笑地說:「在小太陽陪讀班,黑臉白臉都是師母一人在扮演!」
 
有管教也有安撫
小福(化名)讀小五,患有自閉症,由何厝國小輔導室轉介而來。他媽媽有高血壓、糖尿病,爸爸工作之餘,須看顧媽媽的身體,無暇督促他的功課。剛來陪讀班時,小福很少與人互動,還有攻擊性,只要有人出言不遜,便出手回擊。春鳳師母說:「我會告訴他,不可以打人。若覺得不舒服,可以跟師母講,讓我來處理就好。」說完就抱抱他,再加上幾句鼓勵的話,讓他委屈的情緒得以宣洩。慢慢地,小福已可控制怒氣,與同學的互動也增多了。
 
今年讀國一的子翔(化名)小一時來陪讀班,之前都住在大陸。爸爸70多歲,媽媽是中國籍。子翔有過動症,嘴巴動不停,由於聲音尖銳,還有濃厚的京片子,在學校常被同學嘲笑是怪腔怪調的娘娘腔。因長期被霸凌,養成他以伶牙俐齒自我保護。「子翔,可以安靜一點嗎?」陪讀班的愛心媽媽說。「我沒有吵啊!我只是在說話!」「但你影響到別人了。」「有嗎?我不覺得啊!」
 
有一次子翔在班上異常安靜,師母察覺有異,便在課堂上宣布:「知道子翔發生什麼事的同學留下來,其他人可以出去玩。」經過調查,才知道子翔的大嗓門得罪了班上一位女同學秀秀(化名)。這小女生聯合其他人,一起排擠子翔。「秀秀,子翔不該對你大吼,但有時他難免會失控。還記得他有過動症,有時須按時服藥嗎?」
 
安撫完秀秀,師母也不忘提醒子翔:「你長大了,不能再拿生病當藉口,要學會好好控制自己。」有管教,也有安撫,讓子翔願意聽師母的話,調整自己的行為。現在與班上同學互動良好,在班上成績也進步到前5名。
 
孩子是寶用愛疼惜
六年級的小智(化名)父親在服刑,媽媽生病無法工作,主要由阿嬤照顧。經學校輔導主任轉介,來到陪讀班。「老師,不要讓小智來班上啦!」「老師,他會說髒話,還會恐嚇同學!」聽到小智要來,在學校與他同班的同學,全都投反對票。文禎牧師表示,面對大家的反彈,一開始他態度保守,跟學校說,先讓小智來試讀一週。
 
為了替小智營造友善的環境,師母先與大家開會。「師母有拒絕你們來陪讀班嗎?」「沒有。」「那我們也要有包容心,讓小智進來,以免他在外遊蕩,做出更多壞事。」「好!」有了心理建設,小智果然沒有受到排擠,可以專心進行「作業補交工程」。春鳳師母指出,小智剛來時,遲交缺繳的作業常堆積如山。在陪讀班老師的陪伴下,花了一個月才追上進度。
 
「小智,聽說你在學校會恐嚇人?」「會啊!我威脅他們,不給我糖,就準備吃拳頭!」「師母不喜歡,以後不想聽到你恐嚇人的消息。」「好!」春鳳師母指出,小智是個單純的孩子,不但會坦承自己的惡行,也願意改變。「小智本性坦白不狡猾,是個好孩子。」春鳳師母說。
 
小太陽的每個孩子家庭環境不同,也各有不同的問題,春鳳師母認為:「人不完美,但神依然愛我們,保護我們如祂眼中的瞳仁。若用神的度來看,會發現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寶貝,這樣自然就會用愛心、耐心去對待他們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