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8/2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2月份

【封面故事】第十六屆單車環台大串連
2018.02.02
文/夏忠堅  圖/鬥士陳創意工作室
38勇士  1300公里  13度長征

環台車隊與陪騎隊伍,從凱道出發,一路騎到新店陽光橋天空廣場。在1100位陪騎車友的加油聲中,勇士們沿著新店溪北岸騎向新莊、泰山、鶯歌、大溪,夜宿石門水庫畔。
 
當車隊抵達泰山美門堂休息時,有位接受1919食物銀行幫助的單親媽媽帶著孩子來跟大家分享。既緊張又靦腆的媽媽,把孩子推到前面來。「我是王利民(化名),讀小學四年級,我愛打籃球,我媽媽是單親媽媽。謝謝1919食物銀行的幫助,讓我家有比較多的東西,媽媽可以把我照顧得更好。」雖然是感謝的話,但是大家聽得都有一點心酸。
 
美門堂的張見宇牧師也提到一位受助朋友,「我們持續關心的一位先生,因為經歷了一些特殊遭遇,自我放棄,過著居無定所、有一餐沒一餐的遊民生活。所以我們為他申請了1919急難救助金,也協助他找工作。剛開始,他不太穩定,但上個禮拜他來找我,他說他已固定在一間民宿擔任管理主任。以前他沒有地方住,現在卻擔任十幾個房間的管理人。」
 
凌小萍師母今年第二年參加,「去年參加時就深受感動,但感覺很多該看的,還是看得不夠深入,因此今年再參加一次。也想對偏鄉和部落的傳道人與志工,說幾句鼓勵安慰的話。」小萍這次還邀了好友李靜君來。靜君說:「今年初小萍師母環台回來,就一直跟我分享她的見聞與感動,讓我很羨慕。於是我就買了單車,開始練習。我剛從軍職退伍,希望給自己一個畢業旅行,藉由這次的環台,深入了解偏鄉需要,使環台更有意義。」




讓愛走動  讓愛加倍

因連續爬坡而拖長零落的車隊,騎上水汴頭高原鄉道後,又恢復美麗的綠衣車隊。黃凱順對台灣的美景最有感觸,「我兩年前第一次到台灣旅遊,就覺得台灣太美了,特別是花蓮、台東。途中,常常看到有人騎單車,我就立下一個心願,將來一定要騎單車環台。當我知道救助協會可以提供3個環台名額給馬來西亞後,我立刻說,不要再找人了,就我們父子3人吧!」凱順說。
 
凱順住在馬來西亞第2大城—芙蓉,經營一家度假村,也負責一家財務管理教育機構,兩年前開拓了一間職場教會。「我自己在大馬各城做理財教育,所以對救助協會所做的急難家庭救助特別有感。我覺得救助協會所做的,非常深入,不但提供財務資助,也給予全人關懷。我非常佩服!」
 
下午,車隊在苗栗愛加倍明光福音中心休息,小小的福音中心被隊員塞滿了,連擺放茶點的地方都沒有,只得由幾位小朋友將豆花、橘子分傳給隊友。這幾位小朋友都是救助協會所支持的多元才藝班的孩子,其中有幾位是表兄弟姐妹,他們的阿公也是1919食物銀行的個案。
 
阿公帶著濃濃的客家腔羞澀地說:「真的要感激牧師、師母,他們實在對我們太好了。我家5個孩子,從小沒有錢上幼稚園,但在教會幫助教導下,2年級時就讀到前幾名。很謝謝你們募款幫助我們!」阿公口中的牧師,指的是林信道牧師。他原在城市大教會服事,但過去7年卻到郊區開拓教會,以牧養弱勢群體、監獄福音事工為主要工作,並以此為樂。




荒涼河床似弱勢家庭光景

車隊快速地穿越石崗、豐原、神岡、大雅,抵達位於台中西屯區的「1919食物銀行台中園區」。這個園區強調「惜食五環」,即中央倉儲、惜食處理、中央廚房、實體食物銀行、食育等5大功能。勇士們在此享用園區主廚精心烹調的「惜食」午餐,其中香菇肉燥和南瓜燉菜是1919陪讀班營養晚餐的固定菜色。由園區中央廚房以真空調理包的方式製作,再冷凍宅配到全台偏遠陪讀班。目前這個方案正試營運中,希望2018年底前能穩定供應全台100個班。
 
吃完午餐後,勇士們馬上當起包米志工,從舀米、秤重、封口、打包,短短半個小時,就完成了600多公斤。部分將由車隊下周到台東中興1919服務中心時,親送到1919食物銀行個案家中。陳慧君是年紀最小的隊員,「我爸爸、媽媽、3個姊姊,都參加過1919單車環台。所以我從小立志,一到12歲,就馬上要參加環台。」慧君張著大眼睛說:「我最感動的是,看到有些弱勢家庭也很願意去幫助別人!」
 
晚上夜宿台中,晚餐後,車隊舉行聖誕晚會,勇士李育浩也在今晚受洗成為基督徒。李育浩是蘆洲1919實體食物銀行的志工司機。他說,是因為看到1919食物銀行對個案的付出,還有環台車隊的愛,才讓他決定在今晚受洗。他是1919環台車隊歷年來第4位在環台期間受洗的勇士,而令人感動的是,前3位今晚也都在場一起見證。



走過艱難  進入佳境

從台中大坑啟行,沿著旱溪前進。旱溪源自豐原山區,流經台中東區,注入大里溪。旱溪平常乾涸無水,但只要有豪大雨,立時泛濫成災。經政府長期整治,築堤防、在兩岸修旱溪東西路後,原一無是處的旱溪,如今成交通要道、休憩美地。
 
其實車隊每天所訪問的1919服務中心(教會),他們的工作不就是在整治「旱溪、乾溪、烏溪」嗎?每個弱勢家庭表面看來一無是處,家庭功能解體、經濟弱勢、知識弱勢、社會階層弱勢,但只要1919服務中心功能健全,就能使這些家庭得到足夠的關懷,再引入資源,多數弱勢家庭都可往正向發展,進而成為社會的貢獻者,這也正是1919環台車隊所要倡議的理念與價值觀。
 
車隊上午在草屯聖教會1919服務中心休息,該中心所做的,正好可以印證這項理念。草屯聖教會的龐緩傳道說:「曉晰(化名)小一就來到陪讀班,因家庭變故、長相不討喜,曉晰很自卑,以致功課常跟不上,甚至受同學霸凌,個性變得內向而退縮。後來學校老師推介曉晰來到陪讀班,在志工老師陪伴輔導下,小二時,曉晰已名列前茅,尤其英文更是傑出。我們不只關心孩子的功課,更關注孩子的品格與家庭生活。每學年我們至少會做5次家訪,平時還有品格課程。」旱溪經過整治就會不一樣!
 
其實,在偏鄉、部落、小城市投入「生命整治」的這群工作者,才是社會轉變的關鍵人物。陳美真是一家高科技電動機車公司的營運長,他說:「每次看到偏鄉、部落的傳道人與志工,把自己的生命埋在這些有需要的地方,就覺得很佩服。」美真立下一個宏願,要為幫助弱勢家庭環台募款15年,而今年是第4年。



大海中的點滴

騎過日月潭後方的頭社,越過集集,車隊來到竹山迦南美地園區。在921重建時期,迦南美地是救助協會與衛理公會合作成立的「921竹山家園再造工作室」。2002年重建工作結束後,迦南美地成立了協會,繼續進行竹山地區的社區服務工作,同時衛理公會也在此設立了竹山衛理堂。
 
竹山衛理堂的曾長森牧師說:「小君(化名)小時候父母就離異,由阿公扶養長大,兩人相依為命,生活過得很艱苦。因此1919食物銀行的食物包,就成為他們很重要的生活輔助。後來小君從嘉南藥理科技大學畢業,順利在台北找到工作,有能力照顧阿公了,這才停止領取食物包。」
 
車隊出了竹山,走鄉間道路騎向雲林、嘉義。楊萌智對這一帶非常熟悉,她與先生徐義和過去經營化工材料生意。50歲那年,她問自己:「人生的下半場,要怎麼過才真正有意義?」沒想到上帝竟然感動她去偏鄉傳福音、建立一間教會。於是她來到嘉義布袋鎮過溝村,本來承諾奉獻5年,沒想到一待就是10年。
 
萌智說:「我把建立10年、已漸穩定的教會交給年輕同工負責。單車環台是我長久以來的夢想,退休後選擇參加1919單車環台,主要是過去10年我在過溝服事,與救助協會有美好的合作。在這次騎乘中所聽到的1919食物銀行、陪讀班、急難救助金的故事,都是我在過溝1919服務中心已經在做的,現在看到其他服務中心也在做,份外感動。」
 
穿梭鄉道之間,車隊來到斗南浸宣教會,鄰近斗六林頭1919陪讀班的小朋友,已在門口揮舞彩帶歡迎了。排灣族的馬媽媽也陪著孫子來歡迎車隊,「如果沒有陪讀班,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照顧這群孩子!」馬媽媽要照顧9個內外孫,最大的讀國三、最小的讀幼兒園大班,這9個孩子全在陪讀班接受照顧。




奉獻微薄的力量

今天車隊從嘉義騎往台南。隊員游銘傑在工研院參與5G通訊的研發,他說:「我在教會參與社區服務,很能體會偏鄉陪讀班牧師、老師們的辛苦,心裡既感動又佩服。因為有他們投身在這些艱苦地區,孩子們的將來才有盼望。」
 
何佳樺是生物化學博士,在生技公司做研究工作,是隊友溫國蘭的同事。「我常聽國蘭跟我分享1919環台的感人故事,就來了。我在美國唸書、在德國工作,兩年前才回來。對台灣的認識,一直都停留在電腦螢幕上看到、聽到的台灣。這次參加1919環台,才終於有機會可以認識這塊土地上的人。」
 
上午,車隊從嘉義來到水上之愛1919服務中心,牧師、長老、執事、志管人都早已在教會等候多時,小偉(化名)也受邀來與隊友見面。小偉與太太都是腦性麻痺患者。幾年前小偉又遭遇車禍,變成多重障礙的病友。小偉用含混不連貫的句子,台語、國語交錯講著他的故事:「我沒有錢買東西吃的時候…就來教會煮東西吃…教會讓我做清潔工…每個禮拜四來做…我去就業輔導中心…他們教我賣烤地瓜…感謝大家…救助金幫助我…食物包很好…我不會講話…謝謝你們…。」
 
下午,車隊來到佳里長老教會,教會成立1919服務中心才剛兩年。2016年0206台南地震,有一個四口之家在倒塌的維冠大樓中罹難,唯一的家屬是住在水上的老阿嬤。救助協會把這個老阿嬤轉介給佳里長老教會照顧,教會這才開始參與1919服務中心的工作。教會長老說:「透過急難救助金、食物包,以及我們志工的長期關懷,現在阿嬤已漸漸從兒孫死亡的陰影中站起來了。」

  


相信有愛  就有奇蹟

一早車隊向東,騎向安平,轉向17省道,沿著海岸向南,道路兩側時時出現魚塭或濕地。靜君退休後的第一項活動,就是參加1919單車環台。由於每位隊員至少都要為急難家庭募款8萬元,因此靜君要求所有要歡送她、請她吃飯、送禮物的,全都折合現金,以她名義捐給1919愛走動,沒想到同事們熱烈響應。恩加今年高二,為了參加環台,他總共做了225個紅豆年糕,義賣得款近12萬元。慧君才國一,也募款超過10萬元。
 
在車輛冷清的濱海公路,車隊飆到時速33公里,直到進入烏魚的故鄉—茄萣,才得以喘一口氣。茄萣1919服務中心熱情地接待車隊,游文傑牧師說:「因為烏魚漁獲大減,青壯人口大量外移,茄萣居民的經濟非常M型化。感謝1919急難救助金、食物包,讓教會可以照顧一些弱勢家庭。」
 
今年1919環台車隊的組成相當特別,有兩位中風復建5年的隊友;有一位得過鼻咽癌的;有一位換過人工髖關節的;最小的國一,最長的是73歲的張世良。他換過人工髖關節,是1919環台車隊的榮譽顧問,已連續參加單車環台10年。唯一一次中途離隊,是頸部發現惡性腫瘤,接到醫師通知開刀的那次。那時他從台北出發,在台南接到通知,仍堅持騎到屏東才脫隊北上開刀。
 
「要離開車隊時,夏忠堅牧師帶著環台勇士們為我禱告,讓我心中充滿平安。到了雙和醫院,許多醫生好友已等著為我開刀。但想不到的是,開刀化驗結果,原來認為100%的惡性腫瘤竟變為良性!結果當車隊回到台北時,我還去為大家接風。我深深明白,這是上帝的手親自醫治了我!」

  

謝謝有你們

車隊一早出發,馳向循大寮1919服務中心,張慧珍師母跟大家分享了受助者阿榮的故事,「阿榮原是遊覽車司機,後來改開校車。出車禍後,腦部受傷,有失智傾向。不幸的是又發現罹患骨髓腫瘤,沒辦法走路。阿榮太太全職在家照顧他,全家沒有固定收入。」阿榮太太說:「幸好教會發給我們1919食物包,不然我們一定活不下去。為了照顧阿榮,我常常一天只能睡兩個小時,我好幾次都想兩個人一起死了算了,還好有教會一直照顧我們。」
 
中午,車隊抵達大鵬灣。大鵬灣1919陪讀班的40個孩子,已經列隊等候多時。陪讀班的孩子每個人胸前都掛著一個手繪大名牌,當邱靜宜牧師唸出車隊隊友名字時,就有個可愛的孩子跑出來,把掛在胸前的大名牌掛到隊友胸前。這些名牌都是孩子親手畫的,每個名牌後面還寫上一句鼓勵的話:「當你疲累的時候,別忘了,我們在為你加油哦!」
 
邱大信傳道被掛上名牌時,跪下來緊緊地與小朋友擁抱。大信傳道是以前是銀行高階經理,罹患鼻咽癌後退出職場,現在是救助協會蘆洲1919實體食物銀行的主任。大信化療期間傷到唾液分泌腺體,導致無法分泌口水,要時時補充水份。
 
大信說:「當我呼吸變喘,騎不上陡坡時,耶穌對我說:『大信,我愛你!我感動300人奉獻支持你,讓你可以參加環台;大信,我愛你!我感動不認識你的人送你背負式水袋,解決你喝水的問題;大信,我愛你!我感動隊友常常關心鼓勵你,我還安排一位隊友在你後面提示你怎麼換檔位。』我淚流滿面,汗水淚水交織,呼吸變順暢,更有力氣踩踏了。」
 
過了枋山,車隊在屏鵝公路壅擠車陣中左轉,穿過大片芒果園,來到山腳下的南世部落,與南世1919陪讀班的足球隊進行了一場友誼賽。雖然車隊踢輸了,不過大家都很開心。沒有甚麼比看見孩子們在陪讀班中健康成長,更讓人欣慰了!

 


考驗  安慰  成就

壽卡是單車騎士的挑戰聖地,海拔460公尺,從楓港上去要爬坡21公里,自壽卡下滑到達仁,要12公里。車隊比預定時間提前騎上壽卡,這時一陣驟風急雨迎面而來,但這點風雨可澆不熄大家的熱情,只見各小組紛紛在鐵馬驛站前留影,興奮之情溢於言表。
 
1919環台勇士黃河清說,一路騎乘,最讓他感動的就是台中食物銀行園區了。黃河清是影視導演,原來在電視台工作,現在是專業的廣告片導演。「我跟隊長炘庭在同一教會聚會,有次聽他分享1919車隊環台的見證,竟不由自主地流下淚來,所以今年就決定自己來見證。」
 
「我曾幫一家大型食品公司拍過紀錄片,當我看到救助協會1919食物銀行台中園區時,發現園區中央廚房的設施比起大型食品公司毫不遜色。以完整的生產履歷建構透明廚房;以養殖黑水虻解決廚餘;以惜食加工作成冷凍調理包,再宅配到1919陪讀班供應弱勢學童晚餐,實在很令人感動!」
 
經營國際貿易公司多年的周昭敏,長期關注監獄福音工作。「三年前環台時我就去過大鵬灣,我還常用救助協會拍攝的大鵬灣陪讀班紀錄片到監獄分享見證。今年再次到大鵬灣,看到孩子們健康成長,心裡非常感動。」
 
經過一整天疲累的騎乘,大家似乎對晚餐都沒太大胃口,但晚餐後的跨年晚會,卻玩得不亦樂乎!和往年一樣,無法等到凌晨12點,我們提前在9點先倒數計時了。2018,我們來了﹗





讓孩子到我們這裡來

車隊從知本騎向台東市區,進入台東生命泉1919服務中心,1919陪讀班的40位小朋友,已經列隊在門口熱烈迎接車隊了。韓國來的金敬淑宣教士帶著孩子跟環台勇士,一起唱起1919愛走動主題曲《讓愛走動》。接著,勇士分別向陪讀班小朋友介紹自己的工作。鼓勵他們即使在所謂的弱勢家庭中成長,但在上帝的計劃裡,未來仍充滿無限可能。
 
「我是蘇媽媽,我經營服裝事業。我是從門市售貨員做起的,後來一步一步往上升,做設計、做企劃,現在我是總經理。從原來一個品牌、4個銷售點;到現在30多個品牌,一年業績30多億。從小事就認真做,有自信地做,上帝就會用你來做大事。」這是蘇文玲的見證,小女孩們都張大著眼睛看她。
 
「我從小愛修理任何東西,就是不太愛唸書。我媽媽、我哥哥都說,我長大了只能夠去挑大便。後來我想,我至少可以去做最簡單的事;唱歌。我嗓門很大,所以就去考音樂系主修聲樂。還去義大利學聲樂,後來因嗓子受傷,無法繼續學聲樂。但上帝卻很奇妙地帶領我轉了一個彎,學習提琴製作與修護。」這是留著絡腮鬍的領騎焦中興,國內著名的手工小提琴製造師。
 
「我出生在一個很貧窮的家庭,媽媽辛苦做工,爸爸卻很愛賭博,媽媽賺的錢都不夠他賭。長大我做業務員,一個月賺一萬塊錢,覺得很夠用。後來我一個月賺到30萬,卻覺得不夠用。我才發現,原來賺多少錢不是重點,關鍵在於你會不會管理錢財。所以我現在做財務管理、投資理財教育,也開創休閒度假中心。」這是從馬來西亞來參加環台的黃凱順的見證。
 
午餐在教會享用,掌廚的是國宴級的廚師林諾凡。他是蘭陽大學餐飲科二年級學生,2017年8月,以台灣原住民風味料理,在日本得到亞洲廚藝比賽金牌獎;11月又在上海得到國際廚藝比賽兩個項目的銀牌、銅牌獎。一個月前,還應小英總統之邀,前往官邸負責一次風味晚宴。
 
諾凡率領他們教會就讀餐飲科的青少年,來為環台勇士與陪讀班小朋友料理風味午餐,也見證他們的成長經驗。諾凡說:「以前我們在青少年團契,不想唸書,不想去教會,禮拜六晚上7點的聚會,傳道跑到網咖來找我們,一請再請,常搞得晚上9點才開始聚會。」諾凡是由阿公阿嬤照顧長大的孩子,多年來他們家仍是1919食物銀行服務的對象。其實,只要有人付代價陪伴,偏鄉部落的孩子,也可以擁有希望的未來。





兵分五路  送愛到中興
 
順著卑南溪,轉台20甲線。沿路兩側老樟樹林立,簡樸小屋點綴其間,宛若世外桃源。龍泉1919名務中心的馬月香傳道剛剛開過刀,忍著痛特地來教會接待我們。「我們部落是一個被遺忘的部落,很少有外人來。但1919食物銀行卻進來我們部落,協助教會關心弱勢家庭。像這個阿嬤,孩子在外工作,卻丟了4個孫子給她照顧。」馬傳道介紹阿嬤,阿嬤連路都走不太穩,張開掉了好幾顆牙的雙唇,喏喏地只說了幾句:「很感謝你們…教會對我們很好…如果沒有食物包,我都不知道要怎麼養活4個小孩。…很謝謝你們!」
 
在玉里午餐休息後,車隊又從台9線轉到不知名道路,騎向卓溪鄉太平村的中興部落。多年前,中興部落逃避水災,遷往較高的平台。進部落的坡很陡,結果有一半的勇士不得不下來牽車。勇士們在中興1919服務中心分成5組去送1919食物包。每一組要探訪二個家庭,每包食物包重達20公斤,有17個品項。
 
中興部落是東部布農族的部落,松慕強牧師是南投布農族原住民,他姊姊正好就嫁到這裡。到受助家庭時,松牧師就先用布農話跟他們聊天。一聽到布農話,阿嬤就笑了。松牧師說:「這個阿嬤68歲,一個人居住,可以用助步器走一點路,自己煮一點吃的,生活只能靠食物包或鄰居、親戚接濟。」68歲,可是看起來像78歲,眉頭深鎖,不知道在想什麼?
 
松牧師對她說:「阿嬤,你要常常笑,心裡喜樂就不會生病!」松牧師用布農話穿插著國語為她禱告。大叔洪秋城要跟大家分享時,就有隊員開玩笑地說:「不可以哭喔!」大叔是感情豐富的人,他哽咽說:「我就是會哭!過去幾年我的鐵工廠每兩個月有兩天要借給救助協會做1919食物銀行集散點,我很了解食物銀行的運作,但今天卻是第一次發送食物包,我真的很感動!我去探訪的家庭,男主人中風,我5年前也中風,所以就教他做一兩項簡單的復健運動。我會跟他保持聯絡,繼續教他復健。」
 
  


賣力踩踏  努力募款

車隊來到鳳林1919名務中心,過去7年來,鳳林長老教會一直是1919食物銀行在花蓮的集散點。每兩個月一次,會有大量物資在指定日期分別送達此地,第二天再由花蓮各1919服務中心前來領取。
 
負責這項工作的溫國蓮老師說:「去年我們服務了15個弱勢家庭。鳳林居民60%是客家人,客家人很硬頸,當他們生活情況好轉後,今年有5家已停止領取,願意把機會讓給其他更有需要的人。1919食物包對這些有需要的家庭,幫助很大。」車隊來到美崙的球崙1919服務中心,球崙是阿美族群聚的部落名字,球崙協同會已有60年的歷史。球崙協同會有國小與國中1919陪讀班,共照顧了30幾個孩子。林春蓮牧師說,剛開始做陪讀班時很艱難,到現在也還是很難。常常需要去網咖把孩子找回來;學校也常把高風險家庭的孩子送來。
 
春蓮牧師說:「有一個孩子有語言障礙,也在接受語言治療。他每說一句話,我差不多要等10分鐘,尤其是在他受委屈的時候。我是一個超級沒耐心的人,但這個孩子卻磨練出我的耐心。現在,學校老師說他很有進步,語言治療師也說他可以不用再治療了。這都是因為救助協會的協助,也謝謝你們的支持。」就因為有些孩子來自高風險家庭,所以球崙有三位全職社工擔任老師。
 
晚餐後,勇士們一一分享見證,這時餐廳老闆夫婦突然說:「我們也是基督徒,在美崙浸信會聚會,剛剛聽你們的見證,我們也很感動,所以請接受我們一點小小的奉獻!」
 
最後隊長吳炘庭宣布車隊募款的最新成績:「到1月2日止,我們已募得8,473,546元了。」這時松慕強牧師突然跳到椅子上大喊:「我們要達到1000萬!」大家一起歡呼鼓掌。願募款更多,得到幫助的急難家庭也更多!





上蘇花  好「輕鬆」

為了縮短騎乘時間,車隊特別選擇夜宿位於太魯閣的飯店,一出發就是橫跨立霧溪的太魯閣大橋。騎過崇德隧道後,就真的感覺是在騎蘇花公路了。左側是高聳不見頂的中央山脈,右側懸崖下是深藍的太平洋海溝。懸吊在山壁的蘇花公路,大卡車、大遊覽車川流不息,而車隊就像小媳婦般被擠在路邊,騎過一個坡又一個坡。
 
騎過114.4k管制點,超越排隊等候管制通行的大小車陣,終於下滑到蘇澳,成功完騎蘇花!背著二公斤水袋的邱大信傳道,實在一點也不像癌症病人。他掩不住喜悅地說:「超乎想像之外,很輕鬆、很刺激;一坡又一坡,風景都不一樣。」
 
焦中興參加1919環台車隊10年,擔任領騎兼教練8年。他說:「看到隊員從擔心到高興,從懼怕高山陡坡到輕鬆騎過,隊員的興奮快樂,就是我最大的滿足。連續擔任領騎8年,如果你問我動力的來源,其實我的動力來自救助協會的同工,看著他們盡心竭力、努力不懈,特別是看到夏忠堅牧師滿頭白髮,而我還比他年輕10歲,當然也要盡力擺上。」
 
押騎鄭惠安,是資訊管理顧問,「很榮幸可以當押騎,幫助許多隊友。正像我們騎車幫助急難家庭一樣,心裡很滿足。」



我們還可以做什麼?
 
車隊在雨中進入了雨港—基隆,結束今天的旅程。大家都很興奮地說:「就要回家了!」但依依不捨之情,卻也掛在每個人臉上。
 
惜別晚宴中,大家一起觀賞這14天騎乘的微電影,也分享印象最深、最感動的事、最想再回去的地方。徐義和說:「我和太太年紀不小了,今天下午在雨中的騎乘,我們兩人落在最後,看不到前面的隊員。但我們想,絕不能放棄,就用我們自己的速度慢慢騎。在騎乘中,我一邊思想什麼是愛?愛絕不是嘴巴說說,而是不止息的堅忍、不止息的陪伴。」
 
丁銘鈺分享他最想再回去的地方:「是台東生命泉教會。我們在那裡分享個人職業,讓孩子可以看見更遼闊的未來,我覺得好有意義。我們與孩子一起牽手跳舞、唱《小小的夢想》,感覺好棒。要離開時,一個小女孩問我,你們還會再來嗎?我說,會啊!你想要我們什麼時候來?她說,我下次放假的時候。我好感動,我覺得1919愛走動的確影響了很多人的生命。」
 
黃寬祐分享他所看到最需要幫助的地方是南世部落,「他們教會空間狹小,卻能夠辦陪讀班,可以組足球隊,還可以得全國名次。當芒果收成不好的時候,他們的生活就很艱苦,很需要協助。」
 
惜別晚宴也是前後任隊長交接的時刻。2017年隊長吳炘庭宣布說:「我們車隊最新的募款成績是913萬2580元。」大家都歡呼了起來!炘庭說:「今年的車隊是一個很棒的車隊,每個隊員都樂意與人分享所見所聞,願意分享急難家庭的需要,而聽到訊息的朋友又願意去跟人分享。1919環台車隊真是一個分享愛的車隊!」
 
從副隊長升任2018年隊長的是夏昊霝牧師,接任副隊長的是周昭敏。昊霝牧師說:「責任重大!壓力超大!1919車隊環台為急難家庭募款,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,希望有更多人知道、更多人參與。」



風雨如晦  愛仍走動
 
在寒風細雨中,車隊循台2丙公路騎向暖東峽谷。騎到深坑,每位勇士又濕又冷。兩點半,車隊準時抵達信義威秀廣場,雖然大雨不斷,但來接風的親友已擠滿廣場。
 
完成環台騎乘的勇士們,與親友握手、擁抱,沒人顧得了身子濕、衣服濕。來自馬來西亞的黃凱順帶著兩個兒子完成環台,妻子也陪同當志工。凱順說:「我一騎進會場,就淚流不止!」
 
邱大信說:「我是鼻咽癌病人,無法分泌唾液,所以在15天中,一直背著兩公斤的水袋,隨時補充水分。但我一次也沒有上過褓母車,全程完騎!騎上蘇花時,我真的很累很累,但我沒想到真的成功了!」每位環台募款勇士的募款責任額是8萬元,大信一人就募得2,302,254元,創下1919環台車隊有史以來個人最高紀錄。
 
38位募款勇士,15天100鄉鎮1300公里,共募得9,132,580元,是1919單車環台13年來最高。而1919愛走動自去年9月至今的募款總額,總計已達20,407,331元。
 
風雨如晦,我們仍將繼續為愛走動!陪急難家庭走過人生最艱苦的一段路,迎接希望的人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