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7/10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7年10月份

【封面故事】微光中的盼望
2017.10.01
文/黃莉雯  圖/黃莉雯
接近正午時分,我們跟著阿喜伯(化名)的腳步,來到他家。輕輕推開門,阿喜伯讓我們在客廳坐下,連講話都不敢大聲,深怕吵醒正在休息的太太阿卿(化名)。「我太太還活在過去,走不出來,情緒很容易激動,您們不要見怪。」他小聲地說著。
 
阿喜伯今年69歲,和小他7歲的太太阿卿育有1男2女。阿卿和兒子都有嚴重的精神障礙,有時一發作,他根本招架不住。這份痛楚,讓他難以啟口,甚至遠比他受傷的膝蓋,及年初發現的肺癌末期,還要痛得許多!
 
一生辛勞勉強餬口
阿喜伯一生都住在有「水果之鄉」美譽的苗栗卓蘭。年輕時,在果園工作,雖然收入不豐,但還夠一家溫飽。現在雖然年歲大了,但從他健壯的「漢草」,仍隱約看得出當年辛勤工作的身影。阿喜伯說:「果園都是粗活,到了55歲,身體開始有狀況,我就改到鎮上幼兒園當司機兼廚工,做了10年。」
 
但隨著年紀漸長,早年在果園受的傷開始跟阿喜伯算帳。右腳走路時關節不時作痛,施力困難,後來視力也退化到無法再開車。65歲離開幼兒園後,他開始在卓蘭鎮上打零工,每月約有3~4千元。加上阿卿的身障補助4千7百元與老農津貼7千多元,勉強餬口。但大兒子有案在身,大女兒又在外欠債,債主不時上門,讓他苦不堪言。
 
「房租就要6千,再扣掉水電、瓦斯、電話、醫療等支出,根本所剩無幾,有時連三餐都很吃力。」談起生活的艱辛,阿喜伯連連嘆息,令人鼻酸。
 
妻兒發病肺癌末期
卓蘭1919服務中心,也是卓蘭神召會執事的陳瑞娟老師說:「他們家現在唯一的安慰就是小女兒婷婷(化名)了。她國一時就來卓蘭1919陪讀班,現在考上朝陽科大,自己打工生活、付學費,著實不容易。但婷婷相當獨立上進,一點也不讓阿喜伯擔心。」
 
瑞娟因為婷婷來陪讀班,而開始陪伴這個家庭。5、6年來,這個家的無奈,她都看在眼裡,疼在心裡。「阿喜伯最無力的時候,就是太太和大兒子病發吵鬧時。有時還要請警察處理,或先離家到外暫避風頭。」
 
「知道阿喜伯的苦,所以我們不時為他打氣,尤其是在今年2月,他開右腳關節手術時,竟檢查出得了肺癌,還是末期。聽到這個消息時,我們都很錯愕!」瑞娟說。
 
於是,卓蘭1919服務中心立刻為阿喜伯申請1919急難救助金,並協助申請重大傷病卡。「感恩瑞娟老師的幫忙,有急難救助金和重大傷病卡,讓我壓力減輕很多。」阿喜伯說。此外,瑞娟也為他申請了1919食物包,「陪讀、急難救助金、食物包,救助協會可以給的,我們都申請了。」
 
放心不下也幫不了
「太太和大兒子的精神狀況不太穩定,我不能離家太遠。大兒子有案在身,大女兒也很少回來,現在自己也病了,能活多久也不知道。死,就死了吧!」講完,阿喜伯沉默了下來。雖然嘴巴這麼說,但看得出來,他放心不下。他走了,太太、兒子、大女兒怎麼辦?「只有小女兒婷婷很乖,但我什麼也幫不了她…。」說完,又大大地嘆了口氣。
 
突然,手機響起,他起身到沒有開燈的廚房講電話。暗黑的身影望著窗外的微光,彷彿在為悲苦的人生渴求一絲亮光。日復一日,面對妻兒的病、債、窮,加上自身也許所剩無多的日子…,下一步,要如何走下去?
 
阿卿到底還是被我們吵醒了。她從房裡走了出來,面無表情,口中有些叨絮。當聽到我們談到兒女景況時,突然,她像是打開了塵封已久的心門,開始大聲嚷嚷了起來。為了怕阿喜伯被責罵,於是我們立刻起身,匆匆告辭。
 
陪走一段繼續打拼
「下次我們到教會去吧,不然你又要多辛苦了。」拍拍阿喜伯的肩膀,瑞娟明白他的為難。只見他搖搖手,嘆了口氣說:「老問題了,人出來就沒事了。」牽著單車,阿喜伯陪著我們走了一段路。路上,他掀起了褲管,2月換膝關節的手術痕跡赫然出現,是一條長達20多公分的縫線,「天氣變時,關節會麻也會痛。」
 
為了手術和化療,阿喜伯還跟朋友借了2萬元未還。「我現在一週做一次化療,肺部腫瘤10公分大,沒有再惡化。療程結束,身體好點後,我要再出去工作,不然不只沒錢可還,日子真的也過不下去。」講完,阿喜伯騎上車。他說剛接到電話通知他,有合適的補助可以讓他申請。
 
揮揮手,看著他離去的背影。我們在心中為他禱告,祝福他化療後,能真的再健壯起來,為這個他付出一生的家,再多打拼一段時間;陪伴他所愛的妻兒,再多走一段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