急難家庭救助

急難家庭故事

首頁 > 急難家庭救助 > 急難家庭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9月份

阿櫻阿嬤的「福星」
2019.09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54歲的阿櫻( 化名) 住在苗栗市,育有6 名子女。16 年前先生肝病離世後,她就獨自一人養育孩子。她說:「當時年紀最小的兒子阿璋( 化名),都還沒上小學呢!」阿櫻孩子多,本身也愛小孩,兒女長大成家後,也陸續把孫子交給她帶,個個健康又活潑。
 
一人帶5 個 就是愛小孩
約7 年前,阿璋的朋友建宏( 化名) 因吸毒入獄,太太離婚後不知去向,留下剛出生的雙胞胎祥祥與安安給阿璋照顧。阿璋看著孩子被自己照顧得越來越瘦,焦急不已。想起媽媽很會帶孩子,趕緊上門求救。「從還沒滿月,帶到現在7 歲,都已經上小學了。」阿櫻說。
 
雙胞胎加上大女兒與二女兒的孩子,最多時阿櫻曾一人帶5 個。一般小家庭爸媽聯手「二打一」,都已經人仰馬翻了,阿櫻卻氣定神閒,絲毫沒有疲態,到底是甚麼訣竅?「沒什麼啦,就是打從心裡喜歡小孩。」阿櫻說。
 
二女兒小蓮( 化名) 曾有過一段婚姻,與前夫生的兩個兒子,阿櫻也帶過一陣子。兩年前小蓮男友失手摔死小兒子,兩人都被判刑,男友11 年,小蓮8 年。「好好的孩子交給他們,怎麼會發生這種事...。」提起這段往事,阿櫻紅了眼眶。沒想到屋漏偏逢連夜雨,此時前夫提出告訴,要小蓮賠償百萬元。那陣子阿櫻愁眉不展,加上本有高血壓,常因身體不適被緊急送醫。
 
阿嬤辛苦了 我們幫你帶
剛好那年12 月,福星1919 服務中心主任黃靖翔傳道與傅世瑩傳道,偕同更生團契的志工,執行「天使樹聖誕送禮」關懷活動,挨家挨戶探訪更生人家庭。「他們來探望祥祥與安安,結果那天我不在家,隔天才又帶著兩兄弟去教會拿禮物。」阿櫻表示。後來她不只拿到了聖誕禮物,世瑩還送給她另外一個禮物:「祥祥與安安後來進了1919 陪讀班,我也輕鬆許多。」
 
現在阿櫻家裡還有兩個一歲多的小小孩,有時忙不過來,她就把他們帶去服務中心,請傳道與老師們幫忙看一下。「看阿櫻姐這麼辛苦,我們就幫她帶一下小孩,讓她輕鬆點。」世瑩說
 
阿櫻與小蓮、老四小梅( 化名),及阿璋租屋同住,房租一個月要1 萬2 千元。每個月的水電、伙食要2 萬多,由3 個孩子分擔。但小蓮官司纏身,加上又有了男友的孩子,已懷胎7 月,無法出去工作。因此世瑩特別為他們申請了兩份1919 食物包,一份給阿櫻,一份給祥祥與安安家。「台塑生醫的洗髮乳清潔力強,洗完頭髮很清爽,是我最喜歡的產品。」阿櫻說。
 
帶小孩入監 沒錢買奶粉
世瑩除了提供阿櫻物資,也邀她與小蓮到教會,一起讀聖經和唱詩歌。母女倆心情因此慢慢平靜下來,後來也受洗成為基督徒。「判決確定後,小蓮於去年底開始服刑。她很冷靜,認為犯錯就要負責。唯一割捨不下的,就是剛出生的女兒桐桐。」阿櫻說。
 
去年12 月,世瑩開車載阿櫻、小蓮與桐桐前往台中女子監獄。因為聽說現場可能會宣判緩刑,所以連尿布、奶粉都沒帶。「沒想到法官說要立刻執行判決,我們一陣錯愕,桐桐也只能跟著小蓮一起進去。」
 
監獄可以買奶粉尿布,但是一夥人沒帶錢,能跟獄方借,隔天世瑩再開車去還。「沒有免費牢飯這種事,小蓮用的牙刷、穿的內衣、蓋的棉被都要花錢買。」阿櫻說。
 
救助金 為孫子買奶粉尿布
小蓮在獄中的主要工作是縫紉,小桐桐就背在身上。因布料上的灰塵讓桐桐皮膚嚴重過敏,不到一個月,阿櫻就把她接回家了。「本來社工要安置桐桐,但我想,祥祥和安安不是自己生的,都帶到小學了,自己的孫子怎能交給別人呢?」阿櫻說。
 
小蓮入獄,家裡少了一份收入,因此世瑩又為他們申請了兩萬兩千元的1919 急難金。「還好有這筆錢,我才能買桐桐的尿布與奶粉。小蓮現在適應得還不錯,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桐桐,謝謝世瑩經常載我們去看她。」
 
若表現良好,小蓮大約3 年後就可出獄。現在她在獄中除了工作,有空便苦讀法律相關書籍。「小蓮說未來想考律師,希望出獄後透過專業,幫助經濟弱勢的朋友,別像她吃了許多悶虧。但現在我得先幫她找書才行,希望她學有所成,將來真的能幫助到人。」阿櫻抱著桐桐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