急難家庭救助

急難家庭故事

首頁 > 急難家庭救助 > 急難家庭故事 > 2019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5月份

月光光,心慌慌
2019.05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東關山鎮外有個紅石林道,以紅石部落為起點往上走,有成片的孟宗竹林、數十種可供觀賞的野生鳥類,還能遠眺關山鎮與卑南溪,是當地居民的消暑秘境。按說住在這裡本當逍遙自在,但對阿隆與阿如來說,卻事與願違。
 
突然來了一封追繳信
阿隆與阿如夫妻倆(皆化名)是紅石部落人,屬布農族。原在桃園工廠上班,5 年前生下老二後,為減少生活開銷,舉家遷回紅石。阿隆是建築工,阿如則在關山療養院上班,兩人收入加起來最高5萬多。阿隆住家裡不需房租,雖然有點擠,但日子還算安穩。
 
但好日子沒過幾個月,有天阿如突然收到一封信,看完後她倒抽了一口氣。原來阿如的個資被不法集團盜用,名下多了一台車,未繳車貸加上各種違規欠費,總共有30 多萬。阿隆說:「經警察判斷,可能是桃園的通訊行出問題,用阿如的個資申請汽車牌照。」警方雖前往調查,但當初的通訊行早已關門大吉。
 
身上只剩300 元可掛號
新生活才開始,就背上龐大債務,沒多餘的錢可還,新生兒又嗷嗷待哺,怎麼辦?阿如說:「幸好療養院先幫我們墊錢,以後再從我的薪水按月扣除。」院方的善行如及時雨,解了燃眉之急。但扣除欠款後,阿如的薪水剩不到一萬,阿隆的收入又不穩定,雖與公婆同住,但老人家也幫不上忙,一家過得非常窘迫。
 
當了近3 年的月光族,前年阿如又懷上了老三,她挺著肚子持續到療養院上班,只為盡早還清債務。同年8 月,懷胎近6 個月時,有天阿如突然腹部疼痛不已,吃了幾天止痛藥不見好轉,只好到醫院打止痛針。阿如說:「打完隔天醒來還是痛,甚至無法走路。」阿隆看情況不妙,立刻把阿如載去台東馬階急診。當時全身上下只剩300 元,僅夠付掛號費。
 
醫生研判是盲腸炎,需緊急開刀。沒想到阿如盲腸已破裂,排泄物流到腹腔,花了好大功夫才清乾淨。走出手術房,醫生對焦急的阿隆說;「跟你太太說,下次不舒服不要拖,如果變成腹膜炎,連命都沒了!」面對醫生的訓斥,阿隆不以為意,反而鬆了口氣,因為太太總算沒事了。
 
小寶貝你緩點再出來
紅石1919 服務中心的主任巴給•塔給斯歐拉梵牧師是阿如的叔叔,也趕來醫院探視。只見躺在病床上的阿如,還沒完全從麻醉中恢復,對著阿隆說:「老公…我…一直…宮、宮縮…」阿隆摸了下太太的肚子,堅硬的像石頭。「小寶貝,妳竟選擇現在出來…」他轉頭,使力拽著床頭的求救鈴。
 
院方先讓阿如先吃安胎藥,又在產道塞入藥劑,並做觀察。「怎麼辦,怎麼會這樣?」「阿興、阿如,不要怕,我們來禱告!」巴給牧師帶著夫妻倆,向上帝求告。說也神奇,禱告完,阿如宮縮情形趨緩下來,老三報到時間終於可以緩一緩了。
 
眼中只有奶粉尿布
透過關懷與聊天,巴給牧師發現,侄女經濟困難,連一點錢都沒有。因此他先替阿如申請了2.2萬元的1919 急難救助金,支付醫療費用。去年10月,1919 食物銀行開設台東四維實體店面後,巴給又帶著阿隆前往領取,連續領了3 個月。「我眼中只有奶粉與尿布。」阿隆表示,每次去實體店面,就萬分感謝有奶粉與尿布物資的提供,可以提早為年底報到的老三做準備,真的是及時的幫助。
 
「哇!哇!哇!」阿隆在廚房煮著魚湯,外頭伴著嬰兒的哭聲,讓保姆兼月嫂的他,蠟燭兩頭燒。12 月,阿如順利產下一女小月兒(化名),母女均安,但小孩黃疸嚴重,回診時被醫院要求照燈排黃疸。醫生提醒,「回去多喝母奶,有助降低黃疸,記得再回診。」
 
小月兒不用餓肚子了
走出診間,夫妻耽心著:「老婆,妳這次乳汁分泌不足,怎麼辦?」「你不是從1919 食物銀行拿了奶粉?趕快給小月兒喝吧。」喝飽了奶粉,小月兒藉由排泄,黃疸降了不少。隔天醫生差點認不得她,因為恢復正常的小月兒,皮膚白裡透紅,與之前黃通通的模樣,判若兩人。
 
如今小月兒已將滿一歲,水汪汪的一雙大眼,特別惹人憐。阿如抱著她,表示:「謝謝社會大眾的幫忙,不管是1919 救助金或食物銀行的物資,都是實實在在的幫助。」
 
目前夫妻倆的目標,就是趕快將欠款還清。阿隆說:「雖然是自己家,但與爸媽同住還是不太方便。我現在最大的希望,就是能多存點錢,給孩子們一個舒適寬廣的窩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