急難家庭救助

急難家庭故事

首頁 > 急難家庭救助 > 急難家庭故事 > 201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12月份

「峰」迴路轉
2018.12.01
文/簡選  圖/簡選
咚!咚!咚!」彰化田中1919 服務中心傳出敲門聲。高景旗牧師開門一看,一個短髮黝黑的男子坐在紅色電動輪椅上。他用炯炯有神的大眼望著牧師,靠著喉頭的氣切發聲器,斷斷續續用氣音說著:「對.不.起,聽說.這邊有.急難.救助金.可以申請。我媽媽.流感住院.很需要這筆錢。」
 
只剩下右手可動
阿峰(化名),家住溪洲,離田中1919 服務中心有10 多公里路程。2001 年,阿峰因車禍導致全身癱瘓,只剩下右手可動。生活大小事都得依賴父母,出入則以電動輪椅代步。他每週都會獨自到服務中心對面的藥局拿藥。今年一月,峰媽得了流感,病情嚴重到需住院。阿峰透過藥局,得知服務中心有急難金可申請,領完藥立刻上門求助。
 
阿峰爸媽為了照顧兒子,得全天候待在家中。全家就靠每月一萬多的低收入戶與身障補助,勉強維持生活。但扣除房租、水電費與生活費,根本無力負擔額外的支出。因此高牧師立刻替他們申請2萬元1919 急難救助金,為峰媽支付醫療、營養品,及住院等費用。
 
一個月後,峰媽才出院回家休養。溪洲離田中有段距離,當地沒有1919 服務中心能陪伴阿峰一家,因此高牧師便持續關心阿峰。除了多次家訪,也邀請他週日來教會聚會。
 
沒洗澡絕不出門
「牧師,謝謝你.的邀請。但我禮拜天.通常.不能出門。」高牧師心中滿是疑惑:「這小子個性堅毅,靠著電動輪椅,都能跑到田中車站,搭火車去彰化回診。這麼遠都跑了,為什麼不能來教會?」
 
經過迂迴詢問才得知:男人,面子很重要!阿峰有個原則:不洗澡絕不出門。他有申請「失能者到府沐浴」補助,一周4 次全用在周間。周日若要出門,就得自費洗澡。因所費不貲,阿峰又怕身上有異味,讓旁人嫌棄,才一直推辭牧師的邀約。
 
有必要這種反應嗎
為了讓阿峰來教會,高牧師為阿峰在教會募款,讓他在周末也有人洗澡,能安心來聚會。「教會的人.很不一樣,沒有帶著.異樣眼光.看我,還主動.跟我聊天,讓我很有.安全感。」阿峰說。
 
有一次,他來田中領藥,一名婦女主動跟他打招呼。又驚又喜的他,發現對方也是高牧師的會友。因先生患有小腦萎縮症,生活全靠她打理,因此看到阿峰,特別有感觸。「她還主動.問我.要不要米或罐頭,讓我.印象深刻。」
 
除了洗澡,阿峰出門前還得噴香水。這習慣,其實是搭火車「氣」出來的。有次他從田中上車,人就停在車廂上的殘障保留位。他的電動輪椅才剛停好,便看到對面的乘客,一臉嫌惡,掩鼻而走。阿峰又氣又委屈:「這不是殘障區嗎?我照規矩停,有必要這種反應嗎?」受歧視的他發誓,從此不洗澡不出門。
 
是不是來抓我的
阿峰剛烈的個性,其實是從小被霸凌出來的。阿峰因國小被同學霸凌,上國中後便加入飆車族尋求保護,到處砍人報仇,學業因此中斷。輟學後,他跟爸爸上工地,收入頗豐,15 歲便擁有自己的「大哥大」與機車。
 
阿峰外表雖兇猛,但卻常在半夜被警車或救護車的聲音驚醒。「是不是來抓我?」「被我砍的人是不是死了?」20 多歲的阿峰,有車有房,但卻夜夜被恐懼包圍,最後得靠吸毒來麻痺自己。
 
為了克服恐懼,他毅然決然賣掉房子,戒掉毒癮,搬至他處,讓飆車族找不到他。但新的人生走得並不順遂,投資失利,賣房的錢化為烏有,最後只能在工廠當保全。雖然一切從零開始,他心安理得,還有了論及婚嫁的女友。但就在結婚前夕,發生了車禍,肇事者逃逸無蹤。他靠著保險金支付了醫療費用,但未婚妻也跑了。「她這麼.年輕,為我守.活寡,太可憐。」阿鋒說。
 
我想幫被霸凌的孩子
時光飛逝,阿峰癱瘓至今已17 年。今年5 月,阿峰爸媽騎車準備回家時,坐後座的媽媽突然暈倒。爸爸趕忙伸手去扶她,卻因重心不穩,連車帶人摔倒。媽媽暈眩住院,爸爸腳骨折,也躺在急診室。
 
得知消息後,高牧師立刻趕去陪他們,也幫忙找看護中心照顧。這段期間,教會弟兄姊妹捐錢、煮雞湯…,讓阿峰深感教會的人真的很不一樣。備受感動的他,一個月後,受洗成為基督徒。
 
阿鋒說,他未來想當演講家,但目前得先存錢,購買一台殘障專用電腦,將自己的人生經驗打成講稿,到學校演講。「我想幫.被霸凌的.孩子,告訴他們,不要以暴制暴。被霸凌時,要找老師.協助,才不會惡性.循環,也害了.自己。」
 
後記:在彰化某慈善團體幫助下,阿峰已獲得專用電腦。未來他將用這台電腦,寫下自己的故事,期盼能受邀至學校巡迴演講,幫助被霸凌的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