急難家庭救助

急難家庭故事

首頁 > 急難家庭救助 > 急難家庭故事 > 2018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7月份

望你早歸
2018.07.01
文/簡 選  圖/簡 選
為了養家,阿健鋌而走險,結果入獄,不僅讓妻兒陷入困境,還讓他們差點流落街頭。

妹妹,爸爸要去南部工作 10 個月,妳要乖乖,聽媽媽的話哦!」阿健 ( 化名 ) 說完起身,頭也不回地走了。太太阿佩 ( 化名 ) 抱住哭泣的女兒,撫著她的頭說:「不要哭,爸爸很快就回來。」
 
今年 38 歲的阿健,兩年前因非法侵占,被判刑 10 個月,去年底發監服刑。阿佩表示:「阿健平常沒什麼不良嗜好,工作認真,是個愛家的好丈夫、好爸爸,但這次真的是走偏了。」
 
侵占公司 10 萬貨款
阿健與阿佩育有 2 子 1 女。阿健原本在清潔公司擔任夜間司機,從晚上 8 點開車至清晨 5、6 點,每個月有 4萬 5 的收入,阿佩則是全職媽媽。一家 5 口在士林夜市旁租屋,10 多坪的老舊國宅,從客廳到房間堆滿了玩具,牆壁上也盡是蠟筆塗鴉。「這都是我畫的!」備受阿健寵愛的女兒小真 ( 化名 ) 今年 5 歲,口齒流利地當起導覽員,領人欣賞她的得意之作。
 
2 年前,阿健改到物流公司送貨。老么小霖 ( 化名 )出生後,因為支出增加,一時起了貪念,結果侵占公司10 萬元貨款。「喂,請問是阿健的太太嗎?」「是,您哪裡?」「我是他老闆,阿健非法侵占貨款的事,妳知道嗎?」
 
當時阿健的爺爺剛過世,阿佩忙著處理後事,聽到丈夫觸法,完全不知如何是好。「如果他入了獄,我跟孩子怎麼辦?」阿佩說。
 
公婆爸媽自顧不暇
請父母幫忙?阿健爸爸是建築工人,雖已年過 60,仍每天上工地。因為家庭還有一個骨折受傷的太太,及兩個已成年卻有憂鬱症的兒子。「阿健有 4 個弟弟,只有他與三弟成家。老二與老么因憂鬱症無法工作,老四智力不足,目前行蹤不明。」
 
婆家的居住環境不好,附近鄰居有酗酒和吸毒者,為了孩子安全,阿佩從未想過將孩子帶回去。她自己的爸媽,也同樣是建築工人。兩老雖身體無恙,但爸爸愛賭,欠了一屁股債,自顧不暇。
 
2 次救助金 2 年食物包
每個月 1 萬多的房租,加上生活開銷,至少要三萬元。阿佩要照顧三個孩子,根本無法外出工作,怎麼辦?還好士林真理堂 1919 服務中心的志工鍾進淵,很快為她申請了 2 萬元的 1919 急難救助金,讓她能支付房租,才免於無家可歸。
 
進淵表示,3 年多前阿健因腳傷開刀,透過醫院社工轉介到救助協會,由服務中心志工持續關懷。那時是第一次幫阿健家裡申請急難金,用來支付醫療費。2 年前又為他們申請了 1919 食物包,以減輕他們的生活負擔。
 
「食物包照顧了全家的基本需求,其中孩子們最愛我煮的乾拌麵。將麵條煮好撈起,淋上醬油、香油和沙茶醬,最後配點蔬菜,便是美味可口的一餐。」阿佩說。
 
我怎能狠心離開他
10個月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原以為咬緊牙關,撐過去後,一家 5 口就能團圓,「沒想到阿健除了侵占,又被查出販毒,現在正審理中,如果判刑,恐怕至少得多坐 5 至 8 年的牢。」原來因侵占失去工作後,阿健聽朋友說,販毒收入很高。為了一家的溫飽,他決定再冒一次險,沒想到卻越陷越深。
 
「很多人都要我離婚算了,但我先生沒有沉迷賭博和毒品,也沒有外遇。特別照顧太太與孩子,是好先生、好爸爸。我怎麼忍心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,狠心離開他?」阿佩泛著淚光,幽幽地說著。
 
廚房的層架上,高高地立了一根球棒,兩端緊緊抵住層架與天花板。阿佩笑說:「因為天花板有個洞,老鼠常從洞裡探出頭來嚇人。但我管不了這些了,現在最重要的是每個月要到哪裡找 3 萬元的房租與生活費。阿健坐牢後,可以做戶口變更,向區公所申請低收入戶補助。若能通過,每個月孩子的學費、營養午餐及健保費,至少就能省下 1 萬 5了。」
 
進淵說:「服務中心會盡力協助阿佩申請,志工們也會繼續捐助她,為她們家禱告。不管有什麼難處,我們都會陪她一起走過。」